台灣人專欄:關於我見台灣狂犬病之瘋狂亂象 無知比疾病更恐怖

最近的話題之一,我想非狂犬病莫屬。其實我一直不寫這個題目,因為會替自己帶來麻煩,所以我這次要談的不是台灣發生狂犬病的細節,而是狂犬病為台灣所帶來的亂象。

關於狂犬病的病毒性與病理特徵,我想大家都能在網路上搜尋到相關資訊(例如:維基百科 – 狂犬病以及疾病管制局提供的疑似狂犬病動物抓咬傷臨床處置指引),我就不在這邊自曝其短。

唯一要提的是,許多人建議將「狂犬病」正名為「拉皮斯病」,我個人是抱持著不置可否的態度,比起強記這個名字,我寧願背下狂犬病的英文名稱 Rabies。但是對於他們的擔憂,我是能理解的。

只是這就像某年冬天,淡水商家找立委關說,要求新聞媒體以後必須將「淡水最低溫幾度」改為「北海岸最低溫幾度」,雖然眾媒體在那年冬天也真的照立委的指示辦理,但難免在播報中間穿插「因立委要求,所以我們以後不再講淡水,改為北海岸」之類的揶揄語句。

其實重點就在於約定俗成的「刻板」效果。在我看來,硬改用拉皮斯病只會造成多數民眾的困擾,並增加實務上的麻煩,這也是為什麼許多生物學上的用語會有學名與俗名兩種架構的由來。

這些天在臉書上有一段短片被大家分享,內容是某人近距離拍攝鼬獾“發病”的掙扎模樣。不過讓我覺得好笑的並不是內容,而是拍攝者的註解:「請新聞媒體勿任意使用,如有商業需求請與我聯絡。

我曾將短片給第一線人員觀看,他們的回答讓我恍然大悟,其實這多半不是 Rabies 發作的模樣,這隻鼬獾比較有可能是食用到有毒藥物(例如:老鼠藥)。但是對照一下拍攝者的註解,就難免會讓人懷疑他的用心之可議;話說回來,他的註解在媒體或是熟悉著作權法者的眼中,可能就像天空中的一朵浮雲。

神馬都是浮雲

在中部有位鄉長制定一項政策,只要捕捉一隻流浪貓或流浪狗便能換得一包約三公斤的白米。目前已有數十人成功換得。而這些流浪貓狗如果在十二天之內無人認養,牠們便會被進行安樂死。經過媒體的報導後,這位鄉長仍不顧反對者的聲音,一意孤行。

這讓我腦海中浮出一張圖,電鍋裡蒸的不再是米飯,而是一隻浪貓或浪犬。台灣的政治人物都很聰明,但往往把事情過度簡單化。這位鄉長今天想到的是把浪跡山林中的浪貓或浪犬給通通捉捕到案,於是想到以生命易食糧的方式,結束;然後呢?

 ─ 於是這項政策成了邪惡一方的代表。

不過換個角度看,有人提議將捕捉回來的浪貓或浪犬們,透過 TNR 以及施打疫苗等手段,再放回原本發現的位置,例如台灣大學懷生社。其實我自己原本也是這種想法,認為透過這些處置方式不僅能維護浪貓與浪狗的生存權,而且多少還能達到保護人類聚落的效果。

但是在更進一步的思考後,卻發現這也可能是一個不定時炸彈。以衛生署的建議來看,當人們被動物咬傷,需在六天內施打五劑狂犬病疫苗中的第一劑,以達到最好的治癒效果。但是對於浪貓與浪狗來說,何時沾染上 Rabies 病毒,以及 Rabies Virus 在體內的潛伏期(WikiPedia 表示 3 天到 19 年都曾發生過)會有多長,這一切都是未知數。

如果我們也簡單的認為只要沒有狂犬病癥狀,那就打完針再原地野放,這同樣是危險的想法。不過遺憾的是我也不知道有什麼好方法,我只是善於找麻煩而已,只能有勞專業人士去想了。

我在文章開頭曾經提到,有人希望能將狂犬病正名為拉皮斯病,一個主要的原因是「犬」這個字的針對性太強。而「大眾」這個字眼通常代表著集體愚蠢,因此隨著狂犬病陽性病例的增多,寵物貓犬的棄養潮確實已經悄悄出現。

靠,一針貓犬用的狂犬病疫苗才 200 元,不過就 6 罐的特價啤酒罷了。而且一年只需施打一針即可,你立刻把家裡的寵物給我帶去獸醫院注射!

不過施打疫苗都存有一定程度的風險,因此養在封閉式的家中,完全不會出門的貓咪倒是可以視情況施打。而施打疫苗後的貓、犬有了 Rabies 病毒的抗體,想一想,當你帶著狗狗出門散步,遇到一隻流著口水朝著你瘋狂咬來的某動物時,忠心的狗狗們理論上都會站在前面保護你呢,除非是牠 ─

謹以此篇獻給我們心中永遠的仁者俠醫:

R.I.P.
林杰樑 醫生
1958年6月30日 – 2013年8月5日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