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關於我對 健保補充保費 的看法

早準備去買早餐時,聽到隔壁的鄰居又坐在門外的椅子上大罵政府,原本覺得這是慣例,也不以為意,只是依稀聽到是關於健保補充保費的事情。後來回到家準備享用早餐,才從中廣的晨間新聞中,聽到相關的新聞報導,我這下子才恍然大悟 — 鄰居罵得好。

什麼是「健保補充保費」?

健保補充保費是「二代健保」新搞出來的一個名堂。在《全民健康保險雙月刊》第 96 期中,作者 衛允琳 對健保補充保費有如下描述:

「…二代健保的保費收入,除了現行以經常性薪資對照投保金額所計算出的「一般保險費」外,再加上「補充保險費」,有薪水以外之其他所得,例如高額股利所得及大額存款利息等收入的民眾,健保費將因而增加,希望藉由擴大保險費基,透過針對外界普遍認為應納入保險費的其他所得,來計收補充保險費,以拉近相同所得者之保險費,達到強化量能負擔之公平性。」

簡單來說,所謂「健保補充保費」,就是除了我們已經熟悉的一般保險費外,健保局再針對「其他所得」追加的第二段保險費。而基於此概念下,衛生署規定凡銀行存款的利息只要單筆超過 2000 元新台幣者,需要增繳「健保補充保費」(但不限於存款利息)。

字這樣寫(噹噹噹噹,每日一詞時間。)
全民不健康保險

在存款利率約 1 點多上下的現在,2000 元的利息,需要在銀行存入 15 萬元左右。而依照銀行公會 “最大化” 的假設下,如果全台灣的民眾,都將定期存款進行解約、拆單、再存入,中間的人力、物力、利潤、利息,總共將浪費全台灣民眾近 32 億元,比起政府預期可以收到的 30 億健保補充費還多出 2 億元(雖然我覺得銀行公會的立論實在很誇大)。換言之,這項施政的結果將變成「自己有錢賺,但是別人要犧牲。」 — 我們可愛的政府,似乎很少會做出雙贏的施政企劃。

另外,我個人覺得這項政策最糟糕的地方在於,健保補充保費並非針對 “年收入” 進行徵收,而是針對單筆、固定薪水以外的收入!如此以來,即便民眾選擇不在現時大量解約(解約會造成利息損失),在往後幾年的時間中,定期存款還是會依序到期,相信不管是誰,到時候都會選擇小筆定存。換言之,這筆所謂的健保補充保費將會逐年歉收,屆時長期依賴補充保費的健保,也只會讓黑洞越來越大,養肥更多的醫藥蟑螂。從這幾點看來,政府的眼光實在短淺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最後,這次的健保補充保費事件,我自己歸納出兩點結論:
  1. M 型社會的觀感不佳,所以政府打算建立新 J 型社會(除了有錢人,全都趴在地上的社會);
  2. 希望政府可以將這筆健保補充保險費拿去幫自己換一顆腦袋
順帶一題,基於公平原則下的健康補充保險費新制,號稱有錢人要多收一點,,我們在相關條文中可以發現,只要你能賺超過一千萬,你就可以享有最高限額一千萬的優惠 — 我實在看不出公平在哪裡。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