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N 觀點:雖然教育部違法,但課綱微調合法,不要再扭曲真相

由於昨晚在台北市中心,發生一群年輕的民眾破壞公物,闖入教育部的事件,因此不意外的在今天臉書上又是充滿各種酸文激戰。

其中有一部分人(從路人甲到大學教授都有)拿著自由時報在今年二月初的一篇報導《課綱微調 教部被判違法》來告訴大家,教育部的課綱微調已經違法。他們接著甚至強調今天這些學生會被警察抓,被檢察官起訴,都是因為教育部先硬幹,所以才逼得學生必須違法。

我認為這種不經大腦思考所產生的誤導連結,才是台灣社會最大的問題。一方面刻意製造對自己有利的社會輿論,另一方面拿錯誤資訊來當作自己犯法的藉口。

關於教育部被法院判決違法,這件事情的起因是當初台灣人權促進會(大家都知道這是什麼組織)要求教育部,必須提供當初參與微調會議的「委員名單」以及「會議紀錄」。但是教育部堅持不給,認為有必要保護檢核人員的身分(換個角度來看,就是怕這些委員被抬上十字架後放火燒,像中世紀的獵捕女巫)。

因此,台權會上行政法院控告教育部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
而行政法院第一審的判決結果下來後,我們可以看到法官的裁決書中,「只」要求教育部必須提供會議記錄以及委員名單,供台權會查閱以及現場抄寫(甚至連用攝影機拍攝都不行)。
換言之,「違法」指的是教育部不提供委員身分給台權會看這件事。法官甚至強調,只有台權會可以查閱以及抄寫(意思就是說想看的人得另外去申請)。
但由於自由時報當初在新聞上,只寫了「課綱微調 教部被判違法」這種難得超短,但是司馬昭之心的標題。因此有一大群人就拿著雞毛當令箭,到處跟人大肆宣揚「教育部的課綱微調是違法的」的錯誤結論。
事實上教育部確實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但是課綱微調這件事不僅沒有違法,甚至連監察院都查無違規的地方。
如果你只是因為不喜歡「日治變日據(因為大家都愛日劇?)」或是「慰安婦變成被強迫當慰安婦」這些微調內容,你可以去抗議,但是請勿做出違反法律的事情,也不要老拿著錯誤資訊來誤導一般民眾(就算是你自己先誤導自己也一樣)。

備註一:

在看過鄭麗君立法委員質詢教育部長吳思華會議記錄稿後,我發現朱雲鵬他們是為了將當初在陳水扁執政期間,被杜正勝(就是當年有新聞在說台灣地圖要翻轉九十度後納入歷史課本的那位)、戴寶村等人修改過的部分內容再調整回更早先的版本。就很像一群人在 WIKI 上彼此修來修去的意思。

當年陳水扁執政時期,教育部指派杜正勝擔任高中教科書修改的召集人,曾有香港團體為此來到台灣抗議,指稱多項修訂中包括將「國父」稱謂、「黃花崗七十二烈士」事蹟刪除,「武昌起義」改為「起事」等,意圖切割中華民國的法統與歷史,粗暴的政治操作污染歷史教育,令人痛心與憤慨。(不過到底關香港什麼事情?)

其實以我的立場而言,我比較偏好偏早期的版本,甚至當初在杜正勝修改時也曾經有過批判(不過當年的課綱大調,國民黨怎麼不派學生去教育部裡頭像蝸牛一樣扭來扭去?)。尤其對照這幾天李登輝在日本的發言,我真心覺得我雖然不討厭現在的日本,但是這些自稱台灣人的傢伙,到底把日據時期仍在英勇反抗的台灣人(包括原住民)放在哪裡?然後現在卻又假惺惺地喊說「愛台灣。」

如果那麼愛日本,乾脆去取個日本名字算了(Oops,我忘記說釣魚台是日本的那傢伙就有日本名字)。

備註二:

在這次修改課綱之中,最常被人拿來比較的大概就是杜正勝當年在陳水扁執政時期所做的 95 課綱以及 98 課綱。而在去年三月,也曾有國內一百三十九位歷史學者提出聯署,要求取消新課綱的施行。

如果沒人提,我想還沒多少人知道這一百三十九位歷史學者(號稱)中,有多少人是當初協助杜正勝制定新課綱的委員(當年的委員名單也是不公開,只是國民黨愚蠢,不會學台權會去法院告教育部違反政府資訊公開法)。
而這一百三十九位歷史學者(號稱)中,又有多少人所稱的「歷史」學者稱號,其實根本是「台文所」出來的學者。

台文所還分兩種,一種叫做臺灣文化及語言研究所,主要研究的內容是台灣文化以及語言,後來為了擴大自己系所的領域,所以又多加了歷史兩個字,變成臺灣歷史文化及語言研究所;而另一種是比較正統,看起來就比較像是專精歷史研究的台灣史研究所。至於到底專業度如何,天才曉得(如果大家還有印象,幾年前在台南曾經發生過同樣在研究台語文學的兩個老人在會議廳中互罵的新聞)。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