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智雄,前半生是一個日本人,之後只是一個叛亂者。

陳智雄,在我看來就是一個日本培植出來的間諜,他被中華民國判叛亂罪剛好而已,他另外兩位同時被逮捕的同伴蕭坤旺和戴村德兩人,其實也就被關五年左右,可見得當時中華民國政府絕非濫殺。

今天如果只因為陳智雄出生在台灣,即使對台灣沒什麼貢獻,大半生也不在台灣,依然可以被台獨主義者捧成英雄,這讓小編感到相當可笑。

許多試圖將陳智雄神格化成受難者的台獨主義者,他們根本不敢說出當年印尼是被日本武裝佔領,陳智雄也是日本侵略者中的一人,直到二戰戰敗後日本才摸摸鼻子退出的真相。

陳智雄被判處叛亂者處以死刑。
陳智雄被判處叛亂者處以死刑。

陳智雄原本就是從青少年時代親赴日本接受長期的高度日本教育的”皇民”,畢業後更以外交官身份 (維基百科中文版的編修人員只敢說是翻譯人員,日文版才揭露陳智雄是外交官),隨著日軍前往印尼從事政治活動。

等到二戰結束,日本戰敗後,陳智雄並沒有選擇回到日本或是台灣,反而憑藉著日本佔據印尼期間搜刮的資源 (包括武裝器械) 留在當地繼續做生意賺大錢。

陳智雄後來加入設於日本的”台湾民主国臨時政府“,甚至在政治層面上與當時大陸周恩來、日本總理、巴基斯坦等國家領袖一同參與萬隆會議,主要討論如何對抗美國、蘇聯等國家的優勢地位 (當時是以不結盟的角度來舉辦這場會議,所以才沒能為今日的歐盟… 或是爆發第三次世界大戰)。

但是沒多久後,陳智雄即因從事政治活動被印尼驅逐出境,前往日本打算與台湾民主囯臨時政府的大統領廖文毅會合,這才被日本警視廳逮捕,交付中華民國警備總部押解回臺灣。別忘了,當年日本還是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兩國當然可協同打擊犯罪。

當時中華民國政府雖然逮捕了陳智雄,但因為沒有實質證據只能釋放他。

一直到兩年後,陳智雄在屏東成立同心社,夥同許多友人,打算從事推翻中華民國政府的叛亂活動。這次直到同心社活動被截獲通訊文件後,才在人贓俱獲的情況下,遭到政府以叛亂罪起訴,並且將陳智雄處以死刑定讞,另外兩名同夥則被處以六年有期徒刑,其實這在整個國家因為與大陸處於戰爭狀態下的戒嚴時期來說,可以說是相當輕的處分。

一個從小到大接受日本教育,享受日本政府各種優惠禮遇,擔任過日本外交官的人,在日本戰敗後獨留印尼享受龐大的戰爭資源,而且長年也不在臺灣活動,未曾為台灣付出什麼貢獻,難道沒人好奇他為什麼會突然想開始從事台灣獨立運動??

小編只能說,日本大東亞共榮圈之夢從未消停,只是這個夢殘留在某些人心中而成為他們的動力,而這一切都被後人過度美化。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