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智凱記者:不爽聊罩杯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新聞讀後感

下午在自由時報的網站上看到一篇新聞,標題寫道:《不爽聊罩杯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採訪記者是 鍾智凱。鍾智凱在文中赤裸表示十分好奇李艷秋的三圍,所以實地進行搜尋。

不過在我看來,或許就像是為了回應李艷秋女士在他的新文章《媒體評論-主播只剩罩杯?》結語中所期盼的「新聞傳播的倫理價值沒有變,也不能變!」自由的鍾智凱記者用自己思考過的文字要告訴李艷秋女士:「新聞傳播的倫理價值已經變了,你又能怎麼樣?」

為了避免自由時報「又」自刪新聞,我合理的做了備份以佐證這篇文章的立場。自由的新聞內容截圖如下:

鍾智凱-不爽聊罩杯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
鍾智凱-不爽聊罩杯李艷秋其實是A書女主角

鍾智凱記者所寫的這篇文章,大概我是有印象以來最低及不堪的一篇「新聞」。他在新聞標題中直接使用兩組關鍵字「李艷秋」以及「A書女主角」作為影射,並且用「其實是」進行煞有其事的指控,同時造成讀者的意識中產生一種次級文化下的刻板連結。

接著,鍾智凱記者又在文字中直接引用大陸網友擅自書寫的情色創作的腥羶色內容(也並非是書,單純的匿名創作罷了,我懷疑記者斟酌用字可能是為了擴大讀者想像),並在引言中表示好奇當事人的身材,而且用了「實地進行搜尋」這種可能帶有性騷擾意義的文字在公開的新聞內容中。

如果一間新聞媒體允許這種新聞上架,就像這次的自由時報,那麼我認為它根本再也不值得我去讀它。

就像當初中天新聞頻道的彭華幹在消費過太陽花女王後被全民不恥一樣,我懷疑這位鍾記者可能是以沙文主義的態度在看待女性。

民間俗語有一句很貼切的話,我覺得很適合今天這篇新聞:「低俗當有趣」,但我就不曉得這是台灣的新聞學校在教導現在學生的知識與涵養嗎?當初教育這些英才的學校在看過這篇報導後,或許該為自己教出這種學生感到羞愧。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