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醒醒吧,你不敢面對的真相,歡迎罷工爭取自己的福利!

台灣軍棋是這樣玩的:「政府剋企業主,企業主剋員工,員工剋政府。」一旦企業主踩到機會卡片時,他們可以賄賂政府,制定對他個人有利並且排他的法案。但是當台灣的員工踩到機會卡時,員工們還是只敢繼續罵政府,希望政府制定處罰他老闆的法案。

雖然這兩者都有可能讓政府重新審思目前法案的缺失,但都不能能獲得即時性處理。而且說到底,我們已經經歷過許多次法案修改,有問題法案其實已經越來越少,現在往往真正有問題的已經不再是法條本身,而是選擇鑽法律漏洞的台灣人自己。因此員工們終其一生只能選擇不斷罵政府,並且錯失了能真正面對問題根源的機會,也就是自己的老闆。

一個不對等的遊戲規則,企業主向來都是爽爽的。在野政客甚至樂得操作員工只能,也只敢罵政府這點心理障礙,一起打擊與譏諷政府的無能,喔,不,應該說是自己的敵對政黨。當一個國家在野政黨成天只想如何拖累執政黨,那是多麼變態的一種惡趣。

我們接著來看看法國版的人生大富翁是怎麼玩的。

政府制定遊戲規則,企業主剋員工,當員工感覺福利不足時,會向企業主要求提高福利,否則罷工(註一)。

strike-Job-Murder-at-Metro-Washington-Area-Spark
罷工潮 (影像來源: Washington Area Spark)

政府的職責是制定一個公平的遊戲規則讓企業主與員工遵守,如果是規則制度的不足也就算了,問題出在台灣人從頭到尾都是一個情理法的悶騷社會,當台灣人認為自己遇到問題,第一個念頭肯定不會苛責身邊的人(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嘛),但是怒氣總得找一個出口,因此台灣人都會把所有的錯誤全部強加在政府頭上,都是 they 的錯。

另外,台灣人還有一個習性,他們認為自己的需求絕對大於所有人,所以政府必須要為他個人謀取福利。但這卻與政府職能完全相互違背啊,你應該做的是「利用」政府提供的遊戲規則來直接面對你自己的慣老闆,而不是脅迫政府必須代理你去面對你自己的企業主,否則就要躺在地上吵糖吃(然後你還可能躲起來)。

身為員工,你有幾次試著向自己的老闆拍桌抗議要求加薪?

身為員工,你有幾次在公司門口靜坐?

身為員工,你是否曾經夥同其他同事佔領辦公室?

身為員工,你是否曾經擋住老闆的坐車,甚至趴在上面?

相信你一次都沒有,但是這些抗爭手法是不是很熟悉?因為這已經是廣為運用在政治抗爭中,被利用犧牲的那一大群民眾們的基本對抗手法。但是為什麼你的內心明明就想加薪想得要命,卻又一看到老闆就立刻陪笑?

台灣人是有奴性沒錯,但從來就不是對政府。那些容易被政客以「奴性之名」操作利用,甚至會自動遺忘犧牲你權利的人叫老闆,這才叫奴性。

多數人不願意面對自己怯懦的真相,卻又是極端的利己主義者,既希望獲得更多的權益,又怕自己是被犧牲的那位,於是你們只好隨波逐流,跟隨那些看起來像是為自己謀求福利的政客與野心家們。你們這種人到死都不會了解,你的問題是出於己身的怠惰與怯懦之罪,那麼被野心家與政客利用,也只是剛好。

如果你把對政府的怒氣的一半,發向自己的老闆,你早就加薪好幾倍了。

註一:我們在台灣新聞上看到法國罷工的案例,很多都是公部門職員的抗爭。這是因為一般企業的罷工太小條,通常不會被台灣媒體報出來。然而,反觀台灣公部門的福利大多符合生活水準,真正有薪資問題的是私人企業的員工。問題是私人企業的員工如果想要獲得更高的福利,怎麼會把時間花在對抗政府呢?這些人根本是搞錯方向,又被一群整天想當官的人利用,到頭來會有解決辦法才有鬼。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