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柯文哲與戴季全的特殊關係,讓我看見馬英九的修養

每個人的做人處事都必須有一套標準,有了一致的標準才能讓其他人有所依據。因此由一個人的價值觀所延伸出來的標準,就是別人對你的印象。以企業界來說,這就是公司文化的潛規則,只有懂了這套潛規則,才能在公司裏頭適應良好。

唯一的例外大概就是當你身為董事長的兒子,那麼即使底下員工有千百個不願意,也會為了你稍微改變一下潛規則。但,這群人頂多也就只是在你面前擺擺樣子。

前一兩個星期,台北政壇被炒得火熱的新聞,大概就屬「柯文哲」、「戴季全」以及「波多野結依」這三人之間的特殊關係。這場葫蘆裡的風暴,終於在臺北市議員「徐弘庭‬」在議會上對柯文哲說出「馮光遠也會說你跟戴季全兩人之間有特殊性關係」這段話後引爆到最高點,也大概是因為這起事件所產生的影響,才讓戴季全終於甘願主動辭職(只是後續又被爆出臨走前把自己愛將升等這種陋聞)。

至於到底是「特殊性,關係」,還是「特殊,性關係」,其實不值得我們一提。因為無論是哪一種,從來就不屬於我們應該學習的文化內涵,也不該被賦予討論的空間,這種一個逗點該擺哪裡的取巧精神,只是那些耍小聰明卻以為是大智慧者的詭辯,純粹反映出說話者的人格內涵

這種有辱斯文的語言(其實一點都不蠢,只是狡猾),市議員徐弘庭卻在議會中公開對一個城市的首都市長說出來,不僅毫無尊重他人之心,亦視禮制體統於無物。最根本的問題還是這些人到底只是在汙辱自己的人格與智商。

尤其近來常能聽見網友們淨說些「假清高」、「假道德」之類的標籤式語言,也正反映出這些人自身論證能力已經沉淪到極低水準,往往只能喊些不明就裡的口號,似乎認為替別人貼上標籤就是一件值得開心的事情。其實在許多人眼中,這些「標籤人」的學養知識毫無程度可言,甚至可以說是貽笑周方。

既然柯文哲會因為徐弘庭調侃他的特殊關係說,而勃然大怒,甚至在議會上當場拍桌翻臉,想必柯文哲本人應該對於性向問題的說法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敏銳性。因此他的反應就如同常人般,不希望被莫名其妙的人指控自己的私領域,尤其還是惡意的抹黑。

不受他人惡意的侵害,無論是身體上的傷害或是心靈上的霸凌,才是高度自由民主的體現。

然而,對比於柯文哲的反應,關於「特殊性關係」說的始作俑者「馮光遠」,他不僅只是在自己的部落格上多次提及馬英九與金溥聰之間有「特殊性關係」,更以蠢材男妓賤貨等字眼嘲諷金溥聰(小編:不雅字眼會自動馬賽克)。

金溥聰後來一怒之下終於將馮光遠告上法院,卻在一審法院上,遭法官以「馮光遠所指的「特殊性關係」,是形容金溥聰與總統馬英九交情密切、互相信賴…;至於「男妓」、「蠢材」等,雖然非正面且尖酸諷刺,但都是針對具體事件評論非抽象性謾罵。嘲諷式評論屬馮的個人風格,影響的應是社會對馮的觀感,不是對受評論者…」的說法認定馮光遠應屬無罪。

雖然這位法官證明了法院不是「國民黨」開的以外,其實也說明了法官個人的自由心證對於判決結果會有多大影響。因為照這位法官的說法,只要可以被認定為個人風格時,就可以將法律限制加以無限上綱地解讀,這是多麼荒謬的一種詭辯

馮光遠曾因嘲諷前文建會主委盛治仁「人渣公務員」,就被判處拘役二十天。但在對金溥聰更嚴重的批評語言中,卻獲得完全不同的判決結果,想來也頗為玩味。 而近來金溥聰與馮光遠這兩個人又在臺灣高等法院中再次針鋒相對,該案判決將在 10 月 6 日進行宣判,這次不曉得法官又會做出何種判決,就讓我們大家拭目以待。

對了,在這些人的吵吵鬧鬧中,唯一不動如山的,正是馬英九本人。以他現在身為總統的高度(尤其又是第二任)而言,不去理會底下這些人的吵吵鬧鬧,其實正是最佳解。讓人真心覺得,馬英九一貫以來的態度頗有君子風範(最顯叛逆的一次大概只有率眾包圍李登輝那次,也難怪這兩個人梁子結的特別大)。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