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能發電?我反對核四,但我贊成核能,核四議題的完美解決方案

最近在網路上常聽到的描述之一,就是 “那些理論太難,我不懂,但是巴拉巴拉”。如果你要反對任何事情,請起碼試著去瞭解你在贊成以及反對什麼。遮住眼睛欣賞世界,跟對公共事務的沉默是同樣的糟糕。

我贊成核能,我反對過去的核四,我接受公投。

一位主廚朋友曾經這樣告訴我:「你可以快樂的吃不知食材來歷的路邊攤,但是卻煩惱不知哪一年會出事的核能發電,這樣不是很白癡?」這位朋友的想法,認為核能可以帶來的便利,多於對未知災難的恐慌,尤其是我們平常根本不會在意危機其實就在你我的身邊。

一位從事環境生態工作的朋友這樣告訴我:「核能外洩?至少那個地區的生態不會再被人類破壞。」這位朋友自從福島311核災事件以來就一直不斷告訴我,當地的生態變得更美麗了,雖然我只聽過當地老鼠變得很肥。

另外,我們常常可以在討論中聽到幾種說法:「或許不會怎樣怎樣,但是你願意用身體嘗試嗎?」或「但願你的子女都住在核電廠旁,因為你說不會發生意外。」像這類型的言論真是讓我覺得反感。

其實我看這類型的言論還真不少,譬如廢除死刑的議題也是,不少人說:「那些廢死的,如果自己家人出事情,看看會不會還支持廢死。」

我本身反對現在的核四進行商轉,但是如果有人持續要求不切實際的方案,那實在讓人很難加入不知所謂的反核行列中

核四本身需要反對的理由到處都找得到,但是我認為最大的問題在「人」,這邊所指的人,包括原能會的人,台電的人,以及工程包商的人,我一個都信不過。同樣的,他們似乎也沒打算讓我們信任。所以我反對現階段的核四工程,尤其它還是一個尚未出生,就已經超出最佳賞味期限的怪物

說到核四這顆燙手山芋,其實有最佳解決方案,那就是放棄核四,新建核武五,並將核四全廠區規劃為世界第一的兒童樂園

我們來初淺的計算一下,目前核四總工程經費已經從最初的 1,697 億元,一路追加到 3,264.23 億元。直接取漂亮的整數 3500 億元,並依 2012 年 12 月由內政部統計處所公佈的總人口數共 23,315,822 人來看,等於每個台灣人需支付 15011.266 元新台幣。

再來談一下公投這件事,雖然很明顯是執政黨派出的救援投手,不少人用「公投有哪次成功」的理由,做出執政黨是惡意的結論。但是我們仔細想一想,真的是這樣嗎?

過去台灣總共舉辦過六次還七次公投,可每次都是非藍即綠的政治性議題的操作,這類型的議題從來不可能產生足夠的投票動能。但是這次不一樣,自從福島核電廠爆炸事件以來,國內對於核能安全的議題已經形成龐大的社會共識,不分藍綠、南北,即使各方人馬刻意操作的痕跡仍是歷歷在目,但至少我看到的是人們專注在議題本身的討論之上。

如果以過去總統大選的總投票人數來看,要超過公投的最低門檻其實是輕而易舉,只要大家真的在乎。

換個角度來看,如果這次公投還是連最低投票人數的門檻都沒能達到,那是否也表示有超過一半的台灣人根本不在乎核四是否啟用呢?

反核團體最近列出的五大訴求,我個人其實頗有意見,這五大訴求的原貌分別是:

  1. 停止追加核四預算;
  2. 停止核四裝填燃料棒;
  3. 核一二三儘速除役;
  4. 核廢立即遷出蘭嶼;及
  5. 用電需求零成長。

上述第一及二點,其實在今年的二月中旬,政府便允諾在公投前不會追加預算以及裝填燃料棒,因此這兩點雖然具有正當性,就略嫌有些畫蛇添足。

第三點,核一、核二及核三應該盡速除役,可以分成兩個角度來看:

從拒絕核能的角度來看,是絕對正確。

從接受核能的角度來看,核四原本就是用來頂替老舊的核能電廠,如果核四建成,老舊的核能電廠自然除役,但今天問題出在核四不應該正式商轉。於是乎,就在這種前有古人,後無來者的情況下,如果光是提出廢除核一二三,卻沒有新能源配套的情況下,這無疑是自打嘴巴的行為。

第四點,核廢立即遷出蘭嶼。

蘭嶼是個美麗島嶼,需要受到悉心呵護,原本就不該將核廢料掩藏該處。嚴格來說,無論是台灣本島或離岸島,都不應該存放核廢料,因為我們的腹地實在太小。

但是政府跟台灣電力公司還是蠻橫的將核廢料硬塞到別人家裡,即使台電一再聲稱蘭嶼不是永久儲存地,只是數十個年頭過去了,台電依然找不到合適的地點,蘭嶼依然是無限期的暫時存放地 — 倒是北韓已經來跟台電追討三億違約金。

國內地震震源長年統計圖

現在的實際狀況,中華民國政府與台電都不知道如何解決核廢料(無法處理跟無技術處理是完全的兩回事)。這一點你知,我知,全世界都知,而且全世界更是睜大了眼睛在看,深怕自己的鄰居被我們相中。

如果我們硬要將核廢料立即遷出蘭嶼,偏偏時代已經不一樣,現在的中華民國領土上似乎找不到適合的永久儲存地,那麼提出這個議題到最後也還是自打嘴巴,與其如此,乾脆就學小孬孬,不去提也罷。

無奈,不甘,但實際,更不會模糊焦點。

一堆光會提出問題,卻不准人家想辦法解決的鄉民,就是一群蠢蛋。

但是這絕對是台電必須盡早解決的問題,也不容許繼續拖延。

第五點,用電需求零成長。

這一點是五點中最糟糕的訴求,甚至到了變態的地步,讓人著實好奇是誰想出的天才點子。有人說減少重工業,用電量需求就會降低。有人說科學園區的不景氣,可以釋出水電配額。有人說德國與丹麥達到 GDP 高度成長,用電需求反降的實質經驗等。

請問這些人,少了重工業,台灣的產業命脈只能大量仰賴外國進口,將迫使台灣總體經濟走向崖邊。尤其這個外國講白了就是中國大陸 — 你不可能一邊反對中國,卻又一邊賴在人家身上。

有人說 DRAM 大量下市,科學園區可以多出很多水電配額。問題是新進產業的耗電量並不會比較低!如果有人還有印象,前陣子 Google 打算在台灣成立亞太區的大型資料儲存中心,這就是超高耗能的產業,但似乎沒人提到。

其實用更多的電不是什麼大問題,不需要為了反核四議題而偷偷摸摸的用。但是我認為未來的用電只會更多,不會更少。過去是少數的巨無霸在耗電,未來則是有無限多的螞蟻在耗電 — 螞蟻是能搬走大象的。

對了,我忘記提到有人舉出的反證,他們指出台灣無論是現在或是未來,核能發電都僅佔台灣總發電量的一小部分。因此就算蓋了核四,電量還是會缺,與其如此,為了核安,乾脆點別蓋了。但是如果少了核電,火力發電廠應該加蓋幾座才能滿足現時的用電量呢?

最後,我不識相的問一句:「有人計算過,這次 309 反核運動用了多少核能電力嗎?」以及「遊行明明可以很節能,為何要浪費大量資源?」

那一天,那一區,電話線路是超級滿載。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