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生態:我們堅決認為原住民狩獵權不應該修法放寬

最近有立法委員打算開放 原住民 獵捕保護動物一事,提出”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修正草案。我們臺灣內社發表如下看法。

漢人早期也有狩獵,小說裡頭會稱作獵戶,野外的狩獵行為絕對不是原住民族的專屬權利。因此,如果有任何一名立法委員打算擴大原住民的狩獵權,甚至是開放獵捕保育類動物,最後一定要回歸成全面開放才是對民眾的完整權利,人人都可打獵。

但是臺灣已經再也沒有這種狩獵環境。

就算是大家都曉得的臺灣黑熊,三不五時也能從山上朋友口中聽到哪裡的熊又被打了一隻。事實上臺灣保育類動物被獵捕一事從來未曾消停。

即使退一萬步講,原住民目前所能持有的土槍,也是在近代歷史中從外國人身上學到的技術,完全與原住民口中的祖靈智慧完全無關。原住民更不應該擅用祖靈名義以行私利。

說到底,原住民文化到底是什麼?

文化的本質原本就應該,也必須,隨時間,隨智慧,隨自然環境的變遷而不斷成長。就像原住民族口中的祖靈,或是漢人五千年前的祖先一樣,都是從飲血茹毛的野性生命中進步到現在這個階段。

食古不化,絕對不是任何人,無論是漢族或是原住民族該有的思維,更不該為了維護私利(包括野味)執掌文化大旗而稱不可動搖。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2 thoughts on “自然生態:我們堅決認為原住民狩獵權不應該修法放寬

  • 四月 19, 2016 at 9:11 下午
    Permalink

    布農族狩獵倫理與泰雅族傳統山林男子智慧差別為何?阿美族及鄒族河川使用管理慣習及達悟族海洋資源運用之歲時生活為何?你動物保護xx會拿資本主義自己會幹的壞事來評論自己完全不懂的部落傳統智慧,講的這些罪強加在部落真正尊重自然的英雄上。同胞們,對這些生漢不必囉嗦,出草吧!

    Reply
    • 四月 25, 2016 at 7:27 上午
      Permalink

      首先,你到底知不知道”出草”兩個字所代表的意義? 以現代社會來說,你的言論思想等同於”鄭捷”那些人,認為別人都不懂,所以打算靠暴力解決事情?? 別逗我了。更別提臺灣有些原住民並沒有出草這種習俗,你的同胞到底是指誰? 你連自己同胞的習俗都不盡了解,你憑什麼批評別人不懂部落傳統?? 不管如何傳統,終究也只是一小片土地裡的人們群居時所需的生活文化罷了。我接觸過的全球被稱作原住民的人數肯定比你看過得還多。

      你知道大於3的數字在地球上某些角落是沒有意義的吧? 因為他們的生活中並不需要用到這麽大的數字,但你能說他們數學不好嗎? 當然不行,因為這是生活。所以麻煩請你別將自己冠上”真正尊重自然的英雄”這種偉大的頭銜,因為對於傳統部落來說,殺太多也沒有保存價值,反而是浪費工作時間,這根本與近代保護自然的原意無關。你們只是”適量”掠奪生態,但是世界上有許多”真正”該被稱作英雄的人,付出比你們多太多了。

      如果你們(我先假設你是某族)放棄近代獵槍,放棄冰箱,放棄金屬製品,你再來跟我討論什麼叫做山林智慧。要不然就連我這個平地人也能背著幾公斤的裝備進入山裡獨自生活,我不知道我自己這又有什麼了不起,這並不是專屬於原住民的智慧,稍微進階的登山客都懂,好嗎??

      噢,對啦,你們有些部落的人最厲害了,帶著打火機、垃圾袋跟獵槍就能入山”盜獵”好一段時間,你別跟我說你不知道那幾個人是誰!! 然後上次新竹後山盜伐神木變賣給你所謂平地人的的又不知道是誰齁?? 更好笑的是全部落都知道,但沒人想通報給有關單位,你就別再把自己部落的人都當英雄了,這種虛構的英雄主義只會讓你們自己停止進步。

      Reply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