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專欄:台灣的七大不可思議事件

當,人們的心中只剩下我的存在,便會遺忘原始而純樸的性靈之美。台灣七大不可思議,不是神魔鬼怪的造成的,是台灣人自己。

,大樹擋住了視線,我會將你遷移去從不存在的土地。

,海豚游錯了海域,我知道你為了人類的建設,會轉彎讓開那原本屬於你們的樂園。

,森林霸佔了沃土,我只要先將值錢的大樹砍閥賣掉後,小樹與草原也能輕易地用火燒盡。

,鳥飛錯了紅樹林,當淡北聯外道路在施工時,我知道你們會搬去淡水高爾夫球場生活。

,黑熊走錯了山脈,為了讓台中市政府蓋一條高山纜車,我知道你們會先遷移去別座同樣等待開發的高山之中。

,蘇眉魚生錯海洋,雖然你們早就被國際列入瀕危,幸好台灣動作一向慢,我們會趕快(公開)多捕捉點,不然滅絕後就沒得吃。

,地球生得不夠厚,我知道超抽地下水會造成地層下陷與土壤鹽化,但是你在沒下陷前阻止我,我要控訴你漠視民眾權益,如果下陷了,我要告你沒有動用國家力量阻止我。

一切有了藉口,可以合理化自己的行為時,真理與真相便不復存在。但是,當你回頭細審時,難道不覺得自己的藉口為何如此愚蠢?

台灣人,南北要戰,政客與人民要戰,發展與生態要戰,平地人與原住民要戰,貓與狗要戰。

事實上,這一切都毫無意義。

真相是,台灣的南北互相歧視;台灣政客與人民的立場(顏色)不同,為了自我的利益可以捨棄他人(如果你不從,還會聽到這是社會現實的藉口);台灣的建設與生態比起永續平衡,更在意低成本的價格;台灣沒有原住民,只是先後來到台灣闢土獵食之別;貓與狗也會互相依偎。

只是當人們心中變得狹隘,一切反而有了意義,就是,我。

我是南(北)部人,我是人民(政客),我要發展(生態),我是漢人(原住民),我愛貓(狗)。

或許,這才是台灣人真正的不可思議,非黑即白,非藍即綠,廣告口號重於科學研究,過剩的種族意識,專家學者是神,獲利率是一切。

而我,只知道,我是現在住在台灣的台灣人,我希望現在的建設可以兼顧環境生態,我接受所有生物(包括離我一百公尺遠的小強與米老鼠),我深知專家學者只是花大量時間在單一領域中的某個細項的凡人,我追求自然真理下的合理現實與平衡性。

這不是自我感覺良好,這是為了追求更高層次的精神信仰。

珍古德博士說過,當人們沒有生存的目標時,便會將時間花在美食上。換個角度,當人們沒有生存的目標時,有閒又有錢時,便會將時間花在......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