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專欄:如果聶永真不是聶永真,聶永真可能不是聶永真。

先聲明,我不是設計界。所以你要是對設計界抱持著一種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強烈熱情,請跳過本篇個人觀點不要看,套一句鄉民術語:「END」吧。這篇單純是從我這位使用者的角度來看待這件事。

就像台灣某位最高行政首長都被經濟學人期刊講說是個笨蛋後,難道你還不曉得無論是什麼界,都會存在一份不明智?無論是政界也好、學術界也好、醫學界也好、理工界也好,通通都會聽到一些傻事,而且不限那傢伙的階級或名氣(像前幾天才有位中研院副院長被詐騙集團給騙走了千萬元)。即使退一萬步言,全天下每個人都不是笨蛋而全是天才,每個天才也總會有做錯事,以及靈感枯竭的時候。

現代年輕人最愛的不就是對權威的不服從抗爭?但是為何遇到這件新聞,卻硬是要分成藍或綠,名人光環或新思維設計?為何不能單純從設計本身來思考其價值?還是說,網友們只要人人一句「你們不懂」就可以自我滿足?

比例較舒服的很多很多光圈

回到標題這個題目:「如果聶永真不是聶永真,聶永真可能不是聶永真。」

起因是一位設計界的朋友在臉書上表示聶永真替蔡英文設計了一套VI,而且遭到藍營人馬的瘋狂調侃。有一位網友在 PPT上說自己「非常憤怒」,並表示「他的設計界」對這套 VI 有著高度好評,是難得一見的好設計。

我很想問這位網友,如果這個設計不是像聶永真這樣的名人設計的,而且拿去參加任何一個圖騰設計的比賽場合,是否有任何被選中的可能?還是你打算說,台灣社會不懂這個設計的美妙之處。

那我願聞其詳他美妙在哪裡,但請不要瘋狂激昂的說服別人遵從你的信仰,也不要用這是「創新」來一言以蔽之,否則就落入了最近大家口中所說藝術之惡的文創產業。

攻擊!!!

該網友後來更以自己身為設計界的專業素養告訴我們,聶永真這個圖騰富含著他最擅長的幾何造型設計。

如果以我自己非設計界的眼光來看,我只能說句不專業的話:「我真看不出來這個設計哪裡富含獨特的幾何造型。」這個設計充其量也就是在一個光圈中加入兩組各四段的長短色塊(表示舊四大天王與新四大天王間的聲勢漲跌?),而在左下角靠近文字位置的圈上用亮色代表光源。

但是接續的色塊顏色變化卻不具備對稱性,仔細看的話會發現上半部的圓呈現的是柯P的孔雀綠色(但是無論上下圈,剛跟光接替的位置的第一個色塊卻又是另外半圈的色調,表示攜手合作?)。

我自己相當認同聶永真在新聞(操刀蔡英文競選視覺 聶永真:台灣終於走到這一步)中所說:「…要走向新設計時代,就應該拋棄老派的東西,可以走更抽象、幾何、簡潔…,不同時代本有不同設計面貌,都是反映當代的品味取向,無法以目前對美的品味評論。」─── 那我想聶先生大概受到蘋果 iPhone 的品味取向的很大影響。

Apple 的那個光
XBOX 360 的光

在這個設計中,唯一讓我感到驚豔的地方大概就是他在那一環中所採用的每一個上層色塊間的兩端採用的不是傳統直線切線,而是半圓形,讓每一個色塊長得像是被拉長的膠囊。

摩托摩托~

不過膠囊並不是基本的幾何結構,他是被人為加工出來的造型,甚至在自然界中也很少有這樣的結構,是一種非天然的偽幾何(蟲卵大多也是流線體的紡錘形,你有聽過膠囊形嗎?好吧,或許可能有,是我自己見識少)。

三對稱

陳燻雞在新聞上對他們團隊的這個設計表示:「圓形是對光最直觀的概念,不同深淺的綠色,與左下角構出的亮點,分別具有「世代交疊」及取得「共識」的意義。」

那墨綠色的世代怎麼消失了?

所謂共識,怎麼不見其他二個基本原色?我個人完全無法認同這叫共識,頂多說這是一個比較大的小圈圈(靠北的色塊還得跟柯 P 借個色)。

至於世代交替剛剛提過了,掰掰,我欣賞的電火球。

多個基本造型

接著在另一組設計中(自己參考新聞連結吧),陳燻雞表示:「右上方其實是電腦開關符號,綠色偏黃的圓象徵啟動、點亮,整體設計可想像成社會結構如齒輪般不斷轉動,或人民與政府間的對話相連。」

但是他所指右上角那個符號在我眼中並不是電腦開關符號!他長得比較像是保險箱的鎖頭。如果硬要說是電腦開關的話,開關符號的原始意象代表的是開與關,也就是 1(ON)and 0(OFF),光這一點倒也說得通,永遠不停轉的替人民服務。但無論如何,我個人無法認同缺了一半的功能還能稱作是「開關」就是了。

在比例上面面俱到的設計

也不清楚從何時開始,網友(或直接說就是新生代設計師們)口中的設計界開始瘋狂推崇一種極簡主義,厭惡繁雜的圖像。我個人對此則是抱持著不置可否的態度,簡單是生活,容易貼近意象中,但要能被稱為藝術,很容易讓人產生一種簡潔就是藝術的誤會。

要說今天鬧出爭議的設計是簡約主義,似乎又太過「直白」了一點,很難讓人在設計中看到富含深意的隱藏思維在裏頭。

可愛的造型設計

我明白設計本身不能用簡單的幾句話來作評論,很多時候就只是滿足了設計師在某一瞬間的思覺,解釋再多也無法說盡原本就不存在的事實。所以還是回歸初衷,我個人覺得這個光圈的比例上實在 ─── 很奇怪耶。

有時候過於獨特的設計不見得是別人沒想到,而是因為他有著一些缺陷,別人有看到。

被切掉頭的光圈

最後借用蔡主席四前年為了選舉所成立的一個社群網站之名,順便在此勸戒蔡英文女士,再想想吧。一個偏離價值觀的形象可能是因為當中存在問題。像是當這個大設計被縮小到物件上時會剩下什麼?上面的 Apple 之光在這一點顯然就設計得很成功,請蔡女士不要陷入年輕人眼中名人的加值思維陷阱。

每次聽到什麼什麼界的發言,總會讓我想起過去遇過的一件事。有次在臉書上跟朋友辯論某一項政策時,我朋友的朋友突然插話進來,要對我的主張表達不同意的意見,但是她的第一句話卻是:「我是時尚界的。」

真是讓我搞不懂你啊!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