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專欄:沃草執行長 柳林瑋 “管理財務出錯” 遭到沃草解除執行長與代表人職務

難怪國外有研究顯示,全世界最賺錢的四大行業分別:房地產業、華爾街、電子產業以及公益團體類

當我還在驚訝華爾街可以直接被歸類為一種產業時,大概就屬公益團體超好賺這件事情最讓我感到羨慕,難怪一群青年軍們紛紛投入這個行業。
但是沃草目前為止仍要繼續用「管理財務出錯」的話語來掩飾自己人所犯的錯(一般聽到財務「出錯」,卻又嚴重到連執行長的頭銜都被弄掉,一般人大多會直接聯想到有犯罪之嫌!),真是讓人覺得…嗯,一種無奈。而且從柳林瑋與沃草對外一致的口徑看來,他們應該私底下都已經「談完」了

基本上會在整理內部財務才發現問題,表示中間動手腳的過程不太可能只是這幾天的事。而沃草又表示自己沒有實質損失,更是讓人好奇,難道柳林瑋只是一無聊,所以把三月的帳移到四月,然後把四月的帳移到三月這樣在玩遊戲嗎?怎麼想都不可能。

更讓人感到震驚的事情是,原來這些公民團體竟然都沒有找合格會計師來做財務認證的動作,天曉得中間有多少手腳可以被動。今天或許是因為一個人弄掉了幾十萬元才被爆,如果改天是一群人合夥吃喝玩樂掉我們支持的熱血,我會覺得自己很像是被他們耍著玩的存錢筒。

我要再大聲覆誦一次最重要的環節:「竟然都沒有找合格會計師來做財務認證」。這讓我開始極端不信任這些號稱法律、醫師、文化人等菁英組成的公民團體,他們理應是最熟悉當中環節的人。

但沃草寧可對外一再用些含糊其辭的話術來乎弄我們支持者,也不願意將柳林瑋直接送交法律來解決爭議,最後甚至是幾名內部團員把他給私自內鬥掉,或許這才是我們對於號稱追求公民權力的這群人感到最失望的地方。我們要的不就是公平與正義嗎?

另外,最近幾年經過一群又一群的政治人物與演藝圈人士洗禮後,大家早就明白一件事情,所謂「保留法律追訴權」只是一種官腔式的不作為代名詞。保留追訴權在法律上根本不具備任何意義,那是達官顯貴們在公關作秀時的專用術語(只有天爺與地下世界知道那些人到底橋了什麼),原本沃草是最深知這層意義的團體,但他們最後竟然還是選擇對支持者用這種敷衍人心的話術,真是讓人感到難過啊。

而沃草新聞稿中的一句:「痛定思痛,檢討反省,面對問題」,讓我有種看到馬英九3.0的感覺。真的想讓人罵聲「沃草」。

現在的我對沃草,心中只有滿滿的遺憾與無奈。至於其他公民團體是否也有相關的問題,或許只是時間不到還沒爆而已了吧,我只能是這樣想的。

結論:看來扛著公民團體大義的沃草,其實跟我們最愛罵的KMT或慈濟也沒什麼兩樣

我可能不是那種會對拿著「公民或正義」牌子就自動貼上去的狂熱粉絲,但在我心中原本還算是支持這些年輕人的行動。但是才剛過了一整年,一些 319 當時的核心群差不多都被爆出各種爭議點,摸胸的摸胸,被設局陷害的設局陷害(我只能用比較好聽的說法),被鬥垮的被鬥垮,結果這群人到頭來也就還是一群政治界的青年幹訓班成員罷了,而我已經能想像當他們到了四五十歲時,會是怎麼樣的人了(遙想當年馬英九也是這群高喊自由的人)。

(其實具有某種領袖氣質的通常一個走偏也會走到某種極端……熱茶。)

以下是這次新聞事件節錄《柳林瑋管理財務出錯 沃草解除職務》:

沃草創辦人柳林瑋今天在臉書表示,他擔任沃草公司代表人及執行長期間,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即日起辭去在公司一切職務。

沃草公司發出聲明表示,柳林瑋於執行職務期間,在財務管理上發生重大錯誤情事,經查證屬實,公司已於第一時間迅速處理,已將錯誤導正;沃草保留法律追訴權。

沃草深感愧疚,並將痛定思痛,檢討反省,面對問題,將絕不隱瞞,也絕不閃躲,將會建立更嚴格的內部控管機制,避免類似事件再次發生。

沃草:款項沒少 保留法律追訴

沃草發言人林祖儀…表示,沃草整理相關內部財務問題,發現柳林瑋在財務管理上有瑕疵的地方,沃草成員認為有關財務的事情要謹慎,不能私下了結,因此做出解除執行長職務的決定,並公開此事。

林祖儀說,查到目前為止款項沒有任何短缺,沃草沒有實質損失,但因為財務管理上有瑕疵,因此保留法律追訴權,以免後續查證發現問題。

曾協助台北市長柯文哲打贏「網路選戰」的王景弘(tonyq)在臉書貼文認為,柳林瑋的新聞太令人失望了,「沃草跟相信沃草的那群人(包含我在內),我認為是不會接受重大財務失誤這種模稜兩可的描述的。從『重大財務失誤』這句子,我的第一直覺聯想,甚至會是詐欺或掏空」。

王景弘認為對於信任及尊重沃草而捐錢支持沃草的人來說,不能僅以「財務重大錯誤」帶過此事,對於外界的流言揣測,沃草應儘快講清楚說明白,有錯不可恥,有錯不敢說才可恥,作為一個希望公眾參與的社會企業,不能只是句重大財務決策失誤就帶過去的。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