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專欄:王金平選總統,國民黨將亡矣!

晚上在聯合報上讀到一篇精采好文,特別想拿他來跟大家做個分享。文章的題目叫做《王金平選總統,國民黨將亡矣!》,原作者是聯合報的龔濟。龔濟在文中對王金平打算參選總統這件事情,將李登輝以及國民黨之間的三角關係做了一次脈絡陳述。

自從去年選戰,國民黨在台北市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神奇點子,竟然「徵招」了一位連勝文出線競選後,我們可以發現國內政界的局勢極為詭譎,極為。連勝文的勝率在精於選舉計算的政治界中,敗選是早已注定的事情。但是國民黨為何仍要派他出來?

我們現在從馬英九在當時的助選情況看來,只能說他讓人感覺到是「勉為其難」。就像學生在繳一份沒興趣的作業時,經常能看見他們臉上的那種表情。

這讓人感覺到有一雙 RGB 色值為 000000 的手,正在操控整個台灣政治走向。

對於當年陳水扁能當上總統,以及馬英九逼宮的故事不曉得還有多少人記得?

或許我可以這麼說,馬英九現今在國內遭遇如此多的問題(即使事後都沒問題),在民粹中受到如此多非議的原因(即使選後又是一片寧靜),或許都與他當年強硬切斷的一個鎖鏈可能有相當大關係。

結果現在一直有人說馬英九的失敗是因為他很軟弱?到底是指鹿為馬,用喊出來的假象,還是真相,或許在大家心中早已有定見。(要毀滅一個人只要整天侮蔑他就可以了。)

如果沒有馬英九一路走來,國民黨可能早就分崩離析了也不一定。這也是為何馬英九執著於想將王金平給切割掉的原因。

但是當大家發現王金平即使遊走在國民兩黨之間,即使跟柯建民之間的問題如果換做別人早就被海放到天邊,即使被馬英九銃康,也依然總是笑笑的替馬英九說好話,即使總是在出事情前先遠離風暴核心,再悠悠的游回來。

結果竟然是除了馬英九以外,大家都想當王金平的好人。

這是台灣的政治其實沒有我們想像的那麼黑暗,還是台灣的政治比我們能夠想像的還要黑暗?

而如今,李登輝所開辦的凱達格蘭學校的兩名學員,柯文哲以及蔡英文,前者已經輕取了首都台北市的市長乙位,後者則是聲勢如日中天,展現出絲毫無人可擋的氣勢,像是已然篤定當選中華民國總統。

接下來的一役,將是國民黨在台灣的最終命定之日也說不一定。而那曾經是被馬英九所保護住的命運。

原本在洪秀柱參選,多數人認為可以替國民黨加分之際,王金平突然像是被拱的共主般準備出線,更讓人納悶先前的日子是去哪裡逍遙了?

即使王金平在南部的勢力能夠救援到國民黨長期以來的濫觴,但是對比於早已將賴神、花媽當神明供奉的南部民眾而言,只要國民黨在民眾之間的形象無法被喚醒,勝算又在哪裡?

雖然洪秀柱的學歷與身世無法跟蔡英文相比,但她至少不空心,而且她很真。這不就是早先我們同樣對柯文哲的期待嗎?但是為何到了選總統時,我們對於候選人的期待卻可以再次翻轉過來:「我們不要真性情了,我們要說話聽不懂的。」

但是對於台灣來說,選對刺激的顏色早已經變得比選對真相來得更為重要。因為所謂的真相,往往會是非常乏味的事情。

下面是該篇文章的內容節錄,全文閱讀請至聯合報的《王金平選總統,國民黨將亡矣!》:

美國總統詹森在入主白宮之前…曾說過…:「我當參議員時,對所有法案的表決,我考慮的順序是這樣的,我是一個自由人,我是一個美國公民,我是一個參議員,我是一個民主黨黨員。」

…詹森最後考慮的,還沒忘記他是一個民主黨黨員。蓋他認同民主黨的主張才入黨,披著民主黨的戰袍而當選,他對他的黨在道義上有不可迴避的責任和義務。

而…立法院長王金平…阻撓了國民黨所提各種重要法案,使他的黨所代表的政府寸步難行,因而國政衰萎,民生凋敝,眾怨叢集於國民黨和馬英九…。

…有記者問他,如國民黨徵召他競選總統,他意向如何?王金平回答說:「身為國民黨黨員,對黨的決策當然義不容辭。」…

王金平昨天也向記者「訴苦」:「在立法院十餘年主持政黨協商,遭到很多抹黑。尊重、包容、接納很重要,各黨派、委員的好意見都要歸納,做為朝野的協商結論。」

筆者愚魯,敢請王院長明示:第一,憑什麼三個委員的小黨,和六十四席的國民黨有同等發言地位,而且有否決權?第二,密室協商結果就是立法院的最後結論,而無須委員參與討論和表決,全世界民主體制國家中能否再找出一個例子?

…難道國人「無感」一至於此?..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