屍皮改名很荒謬嗎?不,醫師你傲慢的錯了。政府非常專業。

今天一早,我在蘋果上看到一篇新聞《「屍皮改名很荒謬」 醫師:怕死避屍成全民運動》,內容節錄於下:

衛福部為了觀感,將「屍皮」改稱為「大體皮膚」,…有醫師在臉書用「五字經」痛斥,認為民粹已經凌駕專業,…專科醫師也…直言改名「很荒謬」,逃避死亡或屍體…的程度讓人嘆為觀止。醫師表示,人死為屍,「屍皮」這個詞很中性地解釋了它的性質,換個名字也不會改變它的本質,也無法讓捐贈者更受敬重,只會讓社會大眾更搞不清楚它的來源,甚至可能錯以為是另一種人工皮的變種產物。 醫師舉例,如果是說「大體心臟」或「大體腎臟」,有誰能立刻聯想到是來自捐贈者的屍心或屍腎。他認為,並非改個迂迴的代稱就叫尊重,「在接受捐贈同時也該明白那被捐贈品的重量」,明白那是來自另外一個人死去的身體,才是對捐贈者最基本的尊重。

TN 觀點:

TN 覺得衛服部將屍皮改名為大體皮膚,不僅一點都不荒謬,甚至可以說是一種專業行為。那是一種替人民著想的專業。

對醫師來說,屍皮是非常直接的名詞,容易了解,那是被理性的學術思維所訓練出的科學涵養。如果你是醫師或科學家,用屍皮非常專業,而且有其必要,減少非理性層面的思考,專注於解決方案。

但問題是,這種專業對於一般民眾而言,是否有必要這麼專業?如果我們都期盼自己這麼專業,早就全部去當醫生或科學家。

再者,大體這兩個字在國內雖然有不少爭辯,有人認為他矯情,有人認為他富含道的概念,有人認為是翻譯錯誤,有人認為符合宗教意義,但是無論如何,有人不知道大體代表的其實就是屍體嗎?為何用大體皮膚就會被誤認為人工皮?還是醫生認為會跟Da Ti 牌重疊到?TN 認為這就跟 LuBianTan 牌一樣可笑。
為何翻譯可以翻成屍體,就不能翻成大體?

大體在國內早就超脫於單純屍體的涵義,進入更高精神層面的一種專有名詞。就像醫生的專業名詞是屍體,一般民眾的專業詞彙就是大體,前者是理性專業下所產生的學名,後者是感性思維下所誕生的俗名,各有各的需求與考量

至於醫生為何要這麼反對大體這個名字,我只能說,這是理性獨有的傲慢因為醫生認為自己所說的才是真理,認為全世界在用「大體」這個字時,都要符合過去自己在學校中被訓練出來的知識
至於其他批評衛服部的民眾呢?我還是只能說,全天下最不缺的,就是在台下鼓掌助陣的觀眾。
人工皮已經是習知名詞,這些抗議的醫師或民眾是從哪一點做判斷,認為衛服部將屍皮改名為大體皮膚後,人工皮就不再是人工皮?
無論是那位罵五字經的醫生,或是直言荒謬的醫師,或是許多謾罵的民眾,難道你們就不是民粹?
換個角度來看,死亡與屍體在東方思想中原本就內含一種「屬靜」的思維,人們不會主動跟朋友問道:「你啥時要死?」人們在經過墓園時也不會嘻嘻笑笑。而現在將近五百人受到中重度燒傷,新聞媒體一定會不間斷撥放,而且你沒辦法阻止這種行為。
既然無法阻止,但是新聞卻整天播放死亡與屍體。我想請問受過專業醫學訓練的醫生們,你們真的認為這樣會比較好
相信你們既然都是受過高等教育的專業人員,肯定不會不知道發生這類事件,以及媒體推波助瀾的報導後,社會上會產生何種氛圍。
相信你們這些專業人員,應該比我更曉得,所謂創傷後心理症候群並不僅侷限於受災者本人,更包括一般民眾。
衛服部現在做的,就是盡量減少媒體在播放新聞時對一般觀眾的直接感受,這是以群眾心理為考量的專業決策。屍皮是專業沒錯,但是對於多數人而言,真的是一種不必要的專業。
最後我想再問一句,醫師,你真的有資格談民粹?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