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微調事件:一名休學學生燒炭自殺後所引起的社會輿論

最近一群放暑假的高中生,一天到晚佔據,甚至是非法入侵教育部,為的就是要阻擋新課綱上路,甚至有人為此自殺(此字為號稱)為了實質內容在一些字眼上的微調,搞到出人命?我想這大概是台灣另一種奇蹟。這讓過去多少為自由民主奮鬥到最後一刻的人也黯淡無光。
有時候靜下來捫心自問,台灣現在還是不是一個憲政法治國家?如果是,為何這些人又不尊重自己所選出來的行政體系?難道這一切都只是因為當初自己沒投票?但是這些人喊尊重學生倒是喊的很大聲。有些人甚至是休學中,到底算不算學生也是個問題。
我個人對於將學生抬出來當擋箭牌的行為感到頗為反感,學生只是一種職業,在學校這個領域中,無論做什麼事情都有商談的空間存在。但是當這群「學生們」到了學校外頭,你們的身分與權利都跟一般人無異,也絲毫沒有獲得特別保障的理由,這些人更不該親自利用自己的身份來達到自己的特殊目的。
如果你對政府決策有所不滿(我指的是大型政策,關於個人權利受損需要依個案來看),也必須在法律與憲法下所賦予我們的權力來行使抵抗權。即使再退個十萬八千里遠來說,大家也可以在明年的選舉中來決定現今政府是否有行政上的錯誤決策。
但是千不該萬不該,就是不該將公民暴力視為一種訴求的習慣,因為你們正在踐踏台灣長期耗盡許多時間與精力所誕生的民主價值(而這些是過去多少人流血流汗所累積下來的)。(備註一。)
然而,無論如何,自殺就是絕對的錯誤,絲毫沒有辯解與同情的餘地。一個人如果連自己的生命都無法保護,甚至主動去傷害,我完全不相信這個人想要保護的理想具有任何價值(或者我該說,不該將這種實現理想方式視為合法合理合情的手段,從根本上就必須否定它)。
甚至那一位自殺的年輕人身邊也有許多同伴,也有人猜測到他可能採取極為激烈的手段,但是卻沒有一個人主動積極的提供有效協助,至少也可以將之排除在議題之外。如果連同伴生命都無法積極保護,卻又在事後積極利用的傢伙們,同樣的,他們對於理想的堅持,在我看來也就不過爾爾。

犧牲自己的夥伴,我還以為這是那些腐爛掉入泥沼的老辣政客才會做的事情。

我從來都不打算將這類人追捧為英雄。在自殺之前有的是更多流血抵抗的手段,同樣能引起大量的輿論關注。最終,一名休學學生的燒炭自殺,只能歸咎於那個男生的心理素質問題,沒有其他的了。
備註一:
我知道這個論述會有人拿過去白色恐怖、228 事件、蔣經國解嚴等事件來作為對照,但是請先認清楚一件事情,那些事件與今天課綱微調所能影響的後續層面,在程度上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概念。如果現在社會上接受了可以因為課綱微調而自殺,那下次就會因為更小的事情而自殺。

你也不需要急著跟我說不會有這種事。去年學生佔領立法院後,姚立明也說過這是單一事件,不會造成往後的影響。結果現在事實證明,有樣學樣,而且思考更狹隘的年齡層正在不斷降低。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