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2 位哈佛教授對民主沈淪的擔憂 反思蔡英文破壞的民主價值

從民進黨和蔡英文取得國會最大黨和職掌總統府的完全執政後,諸多政策上的髮夾彎,對民主投票的控制慾,插手學術自由,以及為了追殺政敵扭曲了法律本質,破壞了司法的公正性,已經讓人民心中對民進黨政權是否有必要繼續存在產生了存疑。

大概只剩下瘋狂的台獨主義者還能接受民進黨自打嘴巴的愚蠢行為,例如勞基法連續修改二次還被國人唾棄都發生了,那已經可以稱作"愛"了。

我國學者葉匡時也對蔡英文之於民主法治價值的沈淪產生擔憂,他特別引用兩位哈佛學者在紐時發表的文章對蔡英文對民主的破壞提出質疑。

葉匡時表示,昨天在紐約時報讀到哈佛大學兩位政治學教授Steven Levitsky 與 Daniel Ziblatt 合寫的一篇擔憂美國民主政治的文章。站在全世界研究政治學頂點的兩位學者,一起強調了任何的民主政治要能維持,必須奠基在兩個超越法律的規範上:

一是相互寬容(Mutual Toleration),即使你我二人(或團體)立場意見有所不同,但互相尊重彼此理解、甚至彼此欣賞;

二是自我節制(Forbearance),有些行為就算合法也不能做,以免冤冤相報而永無寧日。

兩位哈佛大學者在文中提出警告,如果這兩個規範被摧毀了,民主政治也會被摧毀而淪入獨裁政治。

葉接著說,不論大家是否認同馬總統的政策與績效,大家應該可以認同馬總統八年任期,確實是堅守這兩個重要的民主規範。然而蔡總統上任才一年多,摧毀這兩個規範的案例,可說是不勝枚舉。

葉補充,綠營盡洪荒之力要阻止臺大校長當選人管中閔就任臺大校長,就是不知相互寬容,也不知自我節制權力的最好證明。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62
  •  
  •  
  •  
  •  
  •  
  •  
  •  
  •  
    62
    Shares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