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說只要我沒死在戰場,會照顧我們一輩子

莫約在30年前,一位小中尉在中部某演訓基地,從一名新兵手中奪下一枚手榴彈。

這枚手榴彈插銷已拔,但彈片未跳開,新兵當下不知所措。

小中尉緊握未爆手榴彈,蹲在靶場空地,等待軍團未爆彈處理小組。

已經不記得等了多久時間,但小中尉到現在仍依稀記得,當時只傻傻地惦記著,不要讓手榴彈突然引爆,炸到新兵,而完全忘記自己的生命,有可能瞬間炸滅。

軍團新聞官,隨著未爆彈處理小組過來,原本他要記錄處理小組事蹟,意外拍下雙眼空洞,雙手緊握手榴彈的小中尉;事後還將照片送給了他。

沒有勳章,沒有功獎,只有口頭嘉勉和兩天榮譽假。

如果再從來一次,小中尉還是會這麼做。

小中尉曾用青春歲月,如此來愛台灣。

但不知,台灣是否如小中尉這般愛她地,也愛著小中尉。

信賴保障,不朔既往。

找份工作,老闆一個月給你3萬。若干年後,老闆說公司不賺錢,月薪只能給2萬。

只有兩種選擇:不幹。繼續做,但邊做邊罵,還怠工。

小中尉在高中生畢業前夕,報考軍校。國家開出的條件,最優渥的,就屬退伍金。不多,但保證領好、領滿。

數十年後,國家說沒錢了,要減少退俸。只有兩種選擇:認命或爭取。

小中尉資質不好,做不到將官,甚至連校官都擦身而過。

當小中尉升到小上尉時,輪調到金門,那個還在戒嚴、戰地政務未解除的年代。

二十五、六歲的小上尉,帶著一連的弟兄,駐守在鵲山,三天兩頭面對老共機漁船的襲擾、圍島和不知什麼時候會摸上的水鬼擊殺。

機步槍曳光彈射向黑暗的水際,迫砲照明彈射向天空。小上尉在碉堡裡,拿著望遠鏡,看著海面,不時對照著地圖,急促地告訴一旁的無線電兵,轉告砲陣地修正距離和射角。

驅離射擊,從白天到夜晚,口糧和罐頭,堆的跟彈藥箱一樣多。與陣地共存亡,是小上尉唯一的命令。

網友說,退軍打老共都沒這麼勇猛,打自己人卻是如此冷血毫不手軟。

小上尉也好,小中尉也罷,在碉堡裡,在靶場上,想著、念著,不是退伍金,不是十八扒,而是如何擊退老共襲擾,不讓新兵生命受到傷害。

如果在本島要跟老共面對面開幹,也不會有現在的台灣。

因為有涼山鬼兵,因為有陣地共存亡信念的小上尉,才讓老共遲遲不敢輕易動手。

國家曾承諾過,只要你願意付出青春歲月,只要你願意拿起槍桿面對敵人,只要沒死,我會照顧你下半輩子。

戀人相愛時,願為妳赴死不惜,願給妳幸福快樂一輩子;不愛分手時,彼此誤會一場,諾言只有當下的保鮮期。

如果有一天,立院通過修正酒駕肇事致死者,處無期徒刑或死刑的法律條文,施行的那一天起,同時把過去自立法酒駕處罰以來,所有因為酒駕肇事致死的人,通通抓回執行。

那麼,曾酒駕肇事致死,且已經處罰執行完畢者,會怎麼想?

涼山鬼兵,在退伍多年之後,已是中年大叔的年紀,仍能撂倒數名警察、霹靂小組。

一旦兩岸進入危機,政府下令徵召動員,涼山鬼兵會不會還願意付出生命,保衛曾經背叛、欺騙他的人?

分手的戀人,有多少還願意回頭重新擁抱曾經欺騙、玩弄、劈腿的舊愛?

警政署長陳家欽說:如果改的好,他們(警消)為何走上街頭。

小上尉認為:如果改的「對」,退軍為何要走上街頭。

小上尉一直是如此愛著「這個國家」,但他不知道,國家是否還如我這般愛她地,愛著……………?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1.4K
  •  
  •  
  •  
  •  
  •  
  •  
  •  
  •  
    1.4K
    Shares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