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話文: 苗博雅與勞團主張勞工休假日少七天事件始末 (包含潑朱立倫油漆後的解釋)

勞工團體爭取七天國定假日,簡直就是台灣勞工朋友最可悲的大笑話。這些團體簡直就是明著罵財團,背地裡卻是幫了財團把他們自己應負的責任推給政府。為何小編這麼說,請聽我底下細細道來。

中華民國勞動基準法(下稱勞基法)針對法定工時規定,修法前為雙週工作不得超過 84 小時。而在勞基法施行細則第 23 條中規定有哪些法定紀念日可以放假,修法前共有 19 天國定假日,在修法後剩下 12 天,取消 7 天紀念日

早先有勞工團體到朱立倫的造勢場合潑灑油漆,就是為了抗議 19 天的國定假日被刪了 7 天,對勞工權益造成莫大影響。

但是勞工團體只談被砍的 7 天國定假日,卻刻意不談政府為勞工朋友空下來的 100 多小時。

原本 19 天國定假日分別為元旦(1月1日)中華民國開國紀念日之翌日(苗稱元旦隔日)、除夕農曆正月初一到初三228329青年節勞動節兒童與婦女節民族掃墓節(清明節)端午節中秋節雙十節台灣光復節(日遺皇民可能不這樣認為)、孔子誕辰(苗稱孔丘生日)、先總統 蔣公誕辰(苗稱蔣介石誕辰)、國父誕辰(苗稱孫文誕辰)、行憲紀念日

在修法後,包括元旦隔日、329青年節、光復節、孔子生日、蔣公生日、國父生日以及行憲紀念日等七天國定假日被刪除。

小編想問問苗博雅女士以及勞團的各位朋友,你們努力爭取的這七個假日,是為了勞工朋友而爭取,或只是為了選舉而爭取?就像護樹聯盟只會抗議台北市長郝龍斌準備遷移的十幾棵路樹,卻不去抗議台中市長林佳龍在森中中大砍特砍的幾千顆樹。

這七個節日在過去原本就不一定都會放假,紀念的意義也很明顯與勞動工作者無關 (勞工跟人放什麼青年節?),更別提還有人主張行憲紀念日是耶穌的生日而該放假,完全搞錯了放假的意義以及優先次序(對,苗女士,我就是說妳)。

勞動部修法的緣由

勞動部這次修法的主因,是早期週休二日的規定,其實僅適用於公務人員。後來許多企業自行跟進,也跟著放了週休二日。依據苗博雅的解釋,勞委會(現在更名為勞動部)做了一個行政解釋,只要企業實施週休二日,就代表勞工與公司做了一個協議,用「國定假日去換週休二日」。

簡單來說,苗博雅認為勞委會”默認”勞工也能週休二日,但是多放的假就由上述國定假日來補。

回過頭來,今年勞動部“正式”修法,將勞基法中的工時規定更改為”單週40個小時”,也就是正式規定勞工的合法週休二日權益。基本上這項舉措已經大幅度減少勞工的法定工時,並與日韓等國正式接軌,讓台灣勞工權益符合國際規範,更讓民眾有更多時間進修與從事自己有興趣的事物

結果苗博雅與勞團竟然只因為政府在標準化法定工時與合宜的法定紀念日的同時,認為政府是”不讓員工可以多賺一點”?(勞工團體希望勞工多工作這一點,跟蔡英文主張勞工假太多簡直一模一樣。)

我知道你會想問”爭取七天放假”跟”多賺一點”有何關係。由於這邊很容易犯下苗博雅想餵給大家的邏輯陷阱,所以請大家循著我的推理脈絡看下去,後面會有說明讓大家一目了然。

依據勞團的想法,既然政府已經正式制定勞工的週休二日,先前勞工與企業默認的協議便不復存在。勞團認為原本完整的 19 天國定假日自然要還給勞工。苗博雅自己都認為這協議只是默認,也就是毫無法源依據,身為台大法律系財經法學組畢業的她,卻拿著明朝的劍想斬清朝的官。

苗博雅表示,原本這七天如果還是國定假日,勞工就可以拿這七天來放假、補休或是拿到雙倍工資。現在卻因為勞動部取消這七天國定假日,導致勞工的七天假飛走了。(所以勞團的問題不在有假放,而是少了可以拿多點錢的七日工作日(發音要唸假日),這在先進國家中根本不算保障勞工權益。)

苗博雅進一步說明,這七天工資對勞工來說可以拿到一萬元,全國總共九百萬位勞工(順便幫苗博雅補充國文知識,不是九百萬”個”勞工),代表全國勞工承受九百億的損失。

苗博雅說,這次修法等於把”勞工當成不懂算數的猴子”。

然而,如果勞工真的是不懂算數的猴子,那也是在苗博雅妳的眼中才是如此。今天就算這七天真的可以放假,你口中所稱的九百億也不會存在。

苗博雅所有聲明的假設,都是基於”全體勞工”會把這七天假期通通拿來加班。換句話說,勞工團體 (包含苗博雅) 現在用來捍衛勞工權益的方式,是為了捍衛勞工可以多加班。小編真心不懂這種邏輯是怎麼從灰色腦漿中生出來的。

一年共有 52 週,依照舊制規定,法定工時是26週乘以84小時,一年可以工作 2184 小時(我沒算進法定假日)。現在依據馬英九行政團隊所採用的勞工新制,法定工時會改由 52 週乘以40小時,一年可以工作 2080 小時。兩者間總共差了 104 小時,依照現行最低基本工作薪資換算,也就是相差了104小時乘以120元,總共 12480 元。

想要破解苗博雅的邏輯陷阱,必須先瞭解勞工朋友已經多出 104 小時的假期,為何每月拿到的薪資單卻不會變低?

真相是因為“最低薪資”是提供非正式員工或約聘員工等較短時間工作者的”基本保障”,至於一般正式員工主要還是以你跟雇主談的價碼來決定薪水高低。苗博雅在爭取這七天國定假日的時候,其實已經刻意混淆這兩種工作型態的差別。

我要反問苗博雅,在現今放假時數多出 104 小時的同時,如果真如苗博雅所述求的再加上七天假日,對於約聘制與打工族而言是不是反而賺得更少?

況且,勞基法的規定只是”最低標準”,如果一家企業連這種最低標準都無法達到,根本就不值得你繼續待著。今天政府制定勞工標準化的合法工時權益,取消不符合現今社會體制的國定假日,結果苗博雅與勞團卻為了這種低標,專程到朱立倫的場子潑油漆抗議,這種不理性手段與香港古惑仔有何不同?

勞動部在修改施行細則第二十三時表示,為使本條原定休假日與內政部「紀念日及節日實施辦法所定放假日一致,並考量勞動節之特殊意義,爰參考「公務人員週休二日實施辦法」體例,修正第一項及第三項。第二項酌作文字修正。

小編寫過一篇”台灣人 醒醒吧 你不敢面對的真相 歡迎罷工爭取自己的福利“,就已經清楚表示就算勞工放假正常化,就算原本就沒得放的假還是沒得放,我們勞工朋友還是可以賺更多的錢的方法,就是要認清自己的敵人到底是誰。

苗博雅與號稱勞工團體的政治操作手法,其實正是讓台灣人繼續維持低薪的黑手之一。這些人將一切低薪責任通通推給政府,民進黨的蔡英文甚至主張勞工放太多假。簡直就是明著罵財團,背地裡卻是幫了財團把他們自己應負的責任推給政府。反正政府沒規定,財團繼續躺著賺還不會有人吵吵鬧鬧。這簡直就是台灣勞工朋友最可悲的大笑話。

其實台灣勞工最大的問題還是企業濫用勞基法中的責任制度。但是請問有哪位自詡為勞工朋友的人,將矛頭真正指向企業過?

另外,小編曾在前面說過,這七天被取消的國定假日,在當今社會氛圍下,多數人也不會認同具有實質放假的意義,更別提一堆老人是要放什麼青年節?苗博雅與勞團會針對這七天來到處”索假”,其實大半的原因是為了製造替勞工朋友爭取福利的假象。

尤其當年陳水扁主政時期,一堆台獨主義份子到處破壞蔣中正的銅像,就連苗博雅也在自己的說帖中使用”蔣介石生日”這種在他們觀感中屬於貶義詞匯的名字。妳怎麼有辦法一邊貶低蔣中正的同時,卻又想揩蔣中正生日可以放假的好康?

蔣中正才是正式名字,一堆獨派跟共產黨故意唸蔣介石,自以為是貶義,其實是尊稱,這群人想參與中華民國政治,卻連基本國學常識都沒有。

苗博雅最後說,這也是為什麼這陣子勞動團體要對朱立倫主席與蔡英文主席進行許多抗議活動。

關於這部分,小編必須強烈指責苗博雅,我們現在都只看到勞團到朱立倫場子潑漆。但是大家心理都清楚,明年會選上中華民國總統的肯定是蔡英文,立院多數也會被民進黨把持,你們為何沒有到蔡英文或民進黨場子進行強烈抗議行為?這種披著羊皮的狼,跟台灣護樹團體聯盟在柯文哲當選後就消失有何兩樣?

我會把你們打著勞工團體的旗幟,解讀成把勞工綁在十字架上繞街炫耀而已。

這不是政治操作,什麼才是政治操作?苗博雅,如果我是你的選民,我絕對會因為你選擇與操作議題的手段而考慮不投給你。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  
  •  
  •  
  •  
  •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