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朱立倫一直詢問蔡英文是否支持九二共識,小英卻一直不回答?

今天在 ptt 上看到一篇”為何朱一直問九二共識 而小英不直接答“的文章,經原作者Kevin1103 (再研究看看……)表示”版權沒有 歡迎轉載”,所以小編冒昧將原文轉載於下。

小編一些心得寫在前頭。原作者整理的時間脈絡可以提供讀者們更容易瞭解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兩者間的歷史,但是原作者在說明一些事件內容時,有代入個人價值觀的問題,容易引起讀者對歷史解讀的偏差,需要讀者自行思考與判斷。

原作者是以台獨主義者的角度,在看馬英九近年來推行的九二共識,所以原作者是打從心底拒絕接受任何可能性的態度,但是從原作者整理出的時間脈絡中,我們反而可以發現馬英九定義九二共識,其實是近代台灣的一個大好機會。

當然了,你必須先把台獨主義從事件本質上抽離,否則你無法理性看待中國大陸的存在。

無論是李登輝的兩國論,陳水扁的四不一沒有與一邊一國論,如果是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角度來看,其實就跟蔣中正主張的漢賊不兩立,或蔣經國主張的”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等口號其實並無兩樣,這才是問題重點。這種本質存在的問題,在原作者眼中卻視而不見,這是為何我一再說必須把自己從台獨主義抽離,因為才能看清兩岸乃至於全球的局勢。

如果馬英九不推行九二共識,台灣與大陸之間的關係,就會像作家張小嫻在”荷包裡的單人床”所說的一樣,世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的距離,不是天各一方,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問題是,離我們最近的那塊土地,當年是世界工廠,如今變成世界市場的中國大陸,我們有可能不去理他?我們可以不理?

或許有人會說前進東南亞,前進歐洲,但那些獲利都只屬於少數人,至少在兩岸交流頻繁的現在,實質往來的獲益更多是在眾人身上。

如果馬英九不推行九二共識,中華人民共和國就不會理我們,這就不是我們想不想理對方的問題了。原作者從台獨主義者的角度在看兩岸關係,認為只有台灣好棒棒,當然會邏輯錯置。

從時間脈絡來看,中國大陸其實是”委屈”承認九二共識的存在,無論是台灣或大陸,我們現在其實都只是倒退回當年九二會談中所達成的共識,而不是後來幾年各人各自的自私主張。唯有先承認這”最低底線”,兩岸之間才有可能正常往來。這也是因為馬英九所具備的和平精神,才替兩岸帶來新的契機。

馬英九的作為,在原作者Kevin1103 (再研究看看……)眼中只是為了 “背後的龐大特權利益”。但是我並不這樣認為,尤其在馬英九的所有施政中,先不談結果好壞,至少我們都能看到是為了台灣民眾而為

小編認為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最終可以和平共存,這也是小編一再主張的,你會因為跟路人甲同名,你就想換掉父母帶著希望賦予的名字嗎?我們該做的是努力將自己的名字發揚光大,讓對方無法不去正視我們,而不是像個台灣媽寶一樣,躺在地上哭鬧只為乞求別人的同情。

下面是 Kevin1103 (再研究看看……) 的原文,供各位參考。

回答這個問題前,必須要先就國民黨的兩岸政策九二共識這個進行理解。首先爬梳國民黨兩岸政策的演變。 國民黨的對中國政策,並不是一開始就是九二共識這玩意。

蔣中正的時代,國民黨的對中國政策,叫漢賊不兩立。(小編註:原作稱蔣介石,是許多人犯了自以為在貶低,卻實則用了敬詞的陋習,故替蔣中正正名。)

蔣經國的時代,國民黨的對中國政策,叫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

李登輝的時代,國民黨的對中國政策,叫兩國論(特殊國與國關係)。

馬英九的時代,國民黨的對中國政策,叫九二共識。(小編註:原作稱馬狗,不符合本站風格,故替馬英九正名,就像我也不會稱蔡英文為菜陰蚊一樣。)

對中國,他承認一個中國,對內,他用一中各表來誆騙台灣人。

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演變?

這必須從國民黨政權的本質談起。國民黨政權之於台灣,本質上他就是一個外來政權。 他是以一個外來政權的姿態,用殖民統治的方式在殖民台灣。

通常殖民政權都會有一個母國。 以西班牙為例,西班牙殖民中南美洲,他殖民母國是西班牙。 而國民黨用來殖民台灣的母國,叫做中華民國。

所不同者,國民黨的殖民母國—中華民國,是一個已經被中國共產黨消滅的國家。(小編註:這是台獨主義者的詭辯,中華民國只有被弱化,被驅趕,但從未被消滅。)

為了延續國民黨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 國民黨只能不斷的強調中華民國存在的正當性,與他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所以國中的歷史教科書,會不斷的強調開羅宣言。

所以蔣中正的時代,即便台灣要承受喪失聯合國的代表席次的代價。國民黨也要強調漢賊不兩立, 唯有這樣,對內(台灣)他才能夠強調自己是中國唯一的合法代表, 進而強化它對內統治的正當性。 一旦中華民國喪失了代表中國的合法性地位,緊接而來的,國民黨政權就會面臨喪失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和與之相聯結的政治利益。而這正是國民黨政權,真正念茲在茲的東西。

要理解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必須要瞭解這點,才能夠理解他政策的演變脈絡。 從蔣中正到蔣經國的時代,國民黨遇到的問題是, 雖然對內,他能夠維持足夠的統治能量去鎮壓異議份子, 但是對外,他喪失了美國對國民黨法統的支持, 為了避免失去中國法統的代表性,危及國民黨對台灣的統治, 蔣經國只能用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方式, 想辦法延續他的台灣的統治,並避免中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

到了李登輝的時代, 對外,中國在國際社會的影響力越來越升高,兩岸的實力越來越失衡。 對內,國民黨不再能夠像過去兩蔣的時代一樣, 用軍事上的高壓統治來維繫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 李登輝必須要為國民黨的統治,尋求新的統治正當性,所以李登輝做了兩件事情, 一是舉行總統大選,尋求台灣民意,建立新的合法統治。二是用特殊國與國關係,來界定台灣與中國間的關係。

如果說蔣中正時代,對中華民國的定義是"中國是中華民國"。 而蔣經國的時代,對中華民國的定義是"中華民國是中國"。 那麼李登輝想要做的努力是,把中華民國重新定義為台灣, 藉此一方面重新取得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 一方面,也可切斷台灣與中國間聯繫的臍帶。

我記得當時李登輝曾喊出了一個口號, 叫做"經營大台灣,建立新中原"。 可以用這句話來理解當時李登輝的國民黨想要走的路線。 一旦李登輝成功的切斷了台灣與中國間聯繫的臍帶, 就意味著中國共產黨喪失了主張台灣主權的立基點。

中國共產黨當然知道李登輝想玩的把戲, 所以雖然李登輝在當總統時,言必稱中華民國, 但中共就是批評李登輝搞台獨,甚至當李登輝想在台灣推行總統直選時,中共要氣急敗壞的進行飛彈試射,引發台灣飛彈危機。其根本的原因就在於此。

96年那次總統大選,李登輝代表國民黨, 是以壓倒性的優勢,過50%的選票贏得總統大選。 目前枱面上,國民黨的一些人物,如連戰,馬英九,吳伯雄,朱立倫等人。 都是依附在李登輝這樣的主張之下,維持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甚至在當時,朱立倫還曾說"特殊國與國關係"是一個比較安全的選項。

因此我們可以這麼說,假若國民黨能夠單憑自己的力量, 維繫他在台灣統治(與背後的殖民特權利益), 他是不介意用特殊國與國關係,中華民國是台灣這樣的定義去界定兩岸關係的。

但是有一個人改變了這個態勢,那個人叫陳水扁。 2000年總統大選,陳水扁的勝出,意謂了一件事, 那就是國民黨無法再像過去一樣,用特權統治,維繫他在台灣的統治能量。 若要維繫這樣的特權統治,必須借助外力,而那個外力叫做中國。

所以連戰背棄了李登輝的路線,改走聯共制台獨的路線, 馬英九跟朱立倫也延續了這樣的路線。 對國民黨徒而言,他們真正念茲在茲, 一心想要維繫的其實是他在台灣的統治地位,以及背後的龐大特權利益。為了維繫這樣的利益,對國民黨而言,就算要當中共政權的附庸, 作為中共在台灣的代言人,也在所不惜,這是連戰,馬英九,以及朱立倫的路線。

只是這樣赤躶躶投降,很難為國民黨過去堅持反共的立場做開解, 所以2000年的時候,蘇起透過包裝,丟出了九二共識的概念。 用九二共識這個概念,偷渡中國共產黨一個中國的主張。 對內,他用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來誆騙台灣人, 對外,則採投降主義,全面接受中國對台灣的一切主張, 想辦法透過在台灣的政治資本撂取國民黨在台灣的政治利益。 這基本上是爽完即丟,隨時準備腳底抹油的想法, 所以為什麼兩岸交流,獲利的都是那些買辦, 而這些買辦階級,會隨時準備好一張綠卡,楓葉卡之類,以備不時之需。 其實就是這個道理。

這其實是現在進行式。 但台灣人民也不是笨蛋,路遙知馬力,國民黨這套路線走了了十六年, 台灣人民也開始摸清國民黨這樣的想法, 國民黨降共賣台的作法,也開始難以繼續維持他在台灣統治的特權利益。

如此一來,國民黨只剩兩種選項。 一是想辦法在國民黨倒台前,把台灣賣個乾淨。(所以我們會看到國民黨拼命簽一堆喪權辱國的賣台協議) 一是想辦法同化民進黨,讓民進黨跟自己一樣,一起走賣台降共的路線。 一旦民進黨跟國民黨一起走賣台降共的路線, 民進黨跟國民黨一樣,失去了差異化,國民黨就可以藉此繼續維持他在台灣的統治。 這就是國民黨真正的算盤。 國民黨就像那些為虎作倀的倀一樣。 早已出賣了自己的黨魂,把它賣給了中國共產黨。 他用九二共識來威壓民進黨, 說穿了其實就是水鬼想要拖人下水的心態罷了!

(小編註:民進黨根本不需要國民黨拖下水,光陳水扁一個人就把民進黨打垮了。現在的民進黨反而是依附在蔡英文一個人底下才對。)

— 原文續 –從蔣經國到李登輝 談到國民黨對台灣統治的正當性這個部份,有一個環節其實很重要, 必須補強論述一下,就是從蔣經國到李登輝的這個階段, 唯有理解這個階段,才能理解國民黨的統治階層當時的想法,與叛國統派這支路線在國民黨內萌芽的過程。

前面提到,從蔣介石到蔣經國的階段, 對國民黨而言,最大的差異在於國民黨失去了美國對其中國法統的支持, 這對國民黨延續台灣的統治而言,是很不利的。

要知道,國民黨一向宣稱他們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來自二次大戰時期,中國政權在開羅宣言中對台灣主權的主張。

但當國民黨喪失了中國政權代表性的地位時,相對的, 也就危及了他對台灣統治的合法性。

就拿一點來說,當年中美斷交,美國通過了一個法案,叫做台灣關係法。 台灣關係法在其內文中,明確的表示,他保衛台灣這個地區其政權在這個地區的統治。 這個政權是誰?這是一個空格,可以填入國民黨,也可以填入其他選項,只要不是共產集團就好。

以蔣經國的智慧,他當然看得出這中間的危機。 所以對外,他主張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 想辦法阻止中國勢力進入台灣。

對內,他主張莊敬自強,開始推行"吹台青"政策,大幅起用台灣本土菁英份子。

蔣經國的吹台青政策,一方面除了是與國民黨內原先既有的蔣宋美齡勢力鬥爭外,更重要的是蔣經國開始意識到,要想維繫國民黨在台灣的統治,國民黨這個外來政權,必須也必定要與台灣這塊土地,進行更多的聯結才行。

吹台青政策就是這個思維脈絡下的政策方針。

這個思維脈絡,到了蔣經國晚年,他甚至公開發表談話,說自己也是台灣人。為這樣的政策,確定發展方向。除了吹台青政策外,蔣經國做的另外兩件重要的事,分別是開始推行民主化進程,以及選擇李登輝當接班人。

推行民主化進程的部份,在蔣經國手上,他解除了黨禁與報禁。(對獨裁統治的國家而言,當開始做這兩項工作,差不多就預告後面要做什麼了)選擇李登輝當接班人的部份,我認為以蔣經國識人的能力, 他應該已經預見到,在他死後,李登輝是國民黨內最有能力繼承與發揚他路線的人。

關於李登輝是否繼承蔣經國路線這點,這是許多國民黨徒喜歡質疑攻訐的一點。最有名的例子,是許多國民黨徒喜歡講一個蔣經國與秦孝儀通電話說"你等會"的誤會,來嘲笑李登輝繼承蔣經國其實是個誤會這點。藉此來暗示並否定李登輝 繼承蔣經國路線的正當性。但我認為這樣的論述其實是站不住腳的。原因有二: 一是李登輝在蔣經國手下,升官的速度非常快,幾乎可以說是用光速在飛升, 這表示蔣經國非常信任李登輝。 二是蔣經國晚年深受糖尿病之苦,身體並不好,他應該知道自己隨時有掛掉的可能性,在這樣的前提之下,以中華民國的憲政體制,他敢把李登輝放在副總統這個位置上,應該就是做好了讓李登輝接班的心理準備。

李登輝當然很清楚蔣經國的用意,所以李登輝一直以來都主張,他的作法,是繼承了蔣經國的路線而來。一方面,他繼續推動蔣經國的民主化路線。(這點非常重要)在兩蔣時代,雖然海峽兩岸表面上分屬民主與共產兩個不同的陣營, 但對內而言,其實實行的都是獨裁統治那一套,就跟現在的北韓一樣, 國民黨並不比共產黨要高明。

蔣經國跟李登輝推行民主化路線,其用意之一,在於建立台灣與中國兩者間的差異化, 唯有建立差異化,從根本上建立台灣民主的核心價值,台灣才有與中國對抗的本錢, 這也是想辦法合法化國民黨對台灣統治的手段之一。

二方面,李登輝加強國民黨與台灣本土的聯結,想辦法把中華民國定義為台灣。 這樣的作法,其實是在中國強大的壓力下,想辦法確立台灣主體性的策略。 在李登輝的構想藍圖中,這個具有主體性的台灣政權, 是在國民黨的領導下維持。這個政權對外,他叫做中華民國,說白了,是一種借殼上巿的作法。 反正,對中華民國來說,被借殼上巿這種事情,也不是第一次發生, 當年蔣介石領導的國民黨政權也幹過這檔事,透過北伐拆了北洋政府的台, 借了中華民國的殼上巿。博覽群書的李登輝不會不知道這段歷史。

然而蔣經國跟李登輝看似美好的盤算,卻漏算了一點。 那就是國民黨內鬥爭下的失勢者,與改革過程中喪失利益的既得利益階層結合的反撲。 而這樣的反撲,後來成為中國共產黨招降國民黨徒眾的第一個火苗。 這也是國民黨內叛國統派路線的起點。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