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就是政治:洪秀柱高分突破防磚民調 但她不是蔡英文的真正敵人

隨著洪秀柱在國民黨所做的防磚民調結束,以全國性初選民調 46.2% 超過 30% 的防磚門檻後,新的藍營共主似乎有越來越明朗的趨勢。即使現在還需要等國民黨全代會核可,但如果國民黨敢在目前這種氣勢下執意做掉洪秀柱,那我就真的會相信這次選舉有像這篇文章《文摘析辨:王金平選總統,國民黨將亡矣!》中所說的黑手存在。

(事實上應該也是真的存在,只是被洪秀柱躲過了?還是這也是棋局?天曉得。)

事實上,真正考驗蔡英文是否能登上大位的敵人絕對不是洪秀柱,當然也絕對不會是國民黨這個名字背後所代表的累贅,蔡英文的最大敵人正是蔡英文自己

這可不像那種自己最大的敵人是自己這種富含進取與鼓勵的話,我說的只是一件殘酷事實。

只要蔡英文仍然要做蔡英文,蔡英文給群眾的印象就永遠是說不清楚議題的蔡英文。我們相信蔡英文有她的專業背景,但是既然身為一個總統候選人,她就有責任給民眾更直接、更負責的形象,讓我們相信她是有承擔總統一職的能力,而這正是目前的她所欠缺的。

拜託,你不會真的相信每次都說會公布在網路上這種話的人,真的不是靠一群智庫在背後寫文章嗎?要是一個人在面對面時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我實在很懷疑這個人是否有認真思考過,這種現象經常出現在從小就靠著強大背書能力一路考上來的菁英份子

我可不希望等到國防出問題,或是有外星人來台灣拜訪時,我卻得在新聞記者會聽蔡英文總統說:「我們再回去研究一下,晚一點公佈在網路上。」

身為一名總統,執行力以及決斷力幾乎可以算是最重要,也是最需要的能力。因為那是我們之所以選出一名總統的原因。我們希望有人可以及時解決需要靠群眾才能解決的問題。

如果身為一名總統卻總是任由幕僚群擺布,那就是很糟糕的一件事。這種糟糕案例經常出現在企業界中,我們在投資一間好公司時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要了解經營者的資質是否足夠承擔重任。

我們可以從許多歷史經驗中發現,當一個王朝試圖將權力分派到屬下時,通常都無法支撐太久,無論這個王朝是政界或是商界。這也是為何鴻海的郭台銘以及台積電的張忠謀雖然一直想將權力下放,但是卻又得老是回去救火的最主要原因。

什麼?你說我怎麼沒提到國內電腦大廠 Acer 宏碁?我想那根本是業界最失敗的例子,不值得一提好嘛!

當大臣多了,每個人都認為自己擁有絕對的權力,所有帝國的頹敗正是由此開始。

這一點我們可以從金溥聰身上看到相當良好的範例。當年在馬英九勝選後,金小刀並沒有在選後一直執著於馬英九身旁的席位,並說出自己在幾年內都不再參與任何黨派事務或是出任官職的宣言,這一點讓我相當欣賞他(執著的林益世後來就被抓了)。

權力容易使人腐化,這一點我並沒有在金溥聰身上看到,我看到的只有他為了自己認為的公理與正義在宦海中浮沉著。並在有需要的時候義不容辭地負起自己應有的責任,這是我認為一名學者才該有的楷模。

(蔡英文每次都是選舉前才跟蘇貞昌拿回黨主席這件事情一直讓我很耿耿於懷,在民進黨中,電火球是我最欣賞的人物。)

至於洪秀柱的敵人當然也不可能是蔡英文,她的敵人是一個包袱,一個繼承百年家業下來的巨大包袱,只要洪秀柱無法阻止國民黨內部的絆腳石,或者是改善民粹的惡意式批評與抹黑,她就有必要將許多時間花在解決這些原本不該是問題的問題上面,這一點對於她而言並非易事。

但至少洪秀柱的出現可以消彌一些聲音,因為當初鄉民們在批評連勝文,以及讚揚柯文哲的所有形象,現在都可以反過來套用在代表有錢人的蔡英文,以及平民出身的洪秀柱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