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交官 王毅 V.S. 民主進步黨 顧立雄

王毅,北京市人,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外交官;北京第二外國語學院日語專業畢業,南開大學經濟學碩士。現任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部長。曾任中國駐日本大使,外交部副部長,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等職。

王毅在 2016 年 6 月 1 日,曾經對訪問記者這樣說::

「我建議妳不要用這麼不負責任的態度問問題,妳的提問,充滿了對中國的偏見,和從不知道從什麼地方來的傲慢,我是完全不能接受的。妳了解中國嗎?妳去過中國嗎?知道中國從一個一窮二白的面貌,把6億以上的人擺脫了貧困嗎?妳知道中國現在已經成為一個人均8000美元的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嗎?如果我們不能夠很好地保護人權的話,中國能取得這麼大的發展嗎?妳知道中國已經把保護人權列入我們的《憲法》當中嗎?我要告訴妳,最了解中國人權狀況的,不是妳!而是中國人自己!妳沒有發言權,中國有發言權!所以請妳不要再做這種不負責任的提問。中國歡迎一切善意的建議,但我們拒絕任何無端的指責。」

顧立雄,台北市人,外省人第二代,祖籍中國上海,民主進步黨籍,臺灣知名律師,廢死聯盟成員、廢除死刑運動的支持者。顧立雄最近剛辭去中華民國立法委員,轉任民進黨推動的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一職。

顧立雄在 2016 年 8 月 31 日,同時也是蔡英文生日的這一天,對著一位向他提問簡單問題的媒體記者說::

「妳再把第21條看一下好不好,那是講案底還是講什麼?妳把條例念出來一遍好嗎?(包括)有被判刑過嗎?那個條例是這樣寫嗎?那妳沒有條例,妳這樣子問,是不是有點失禮啊?我現在問妳,條例有沒有說1個人在11年前因為1個著作權案子被判刑過,就不能擔任委員,或要被解職,有沒有?我先問妳有沒有?我認為11年前1個著作權爭議案件,不會構成他不適任專任委員的理由,這樣OK嗎?這個問題已經回答不知道第幾遍了。」

接著,顧立雄又對另一位媒體記者這樣說::

「你剛剛說我動怒就不能維持超然獨立,這兩個之間的關聯是什麼?能不能說明一下?」「你只是擔心,那感謝你的擔心,好不好?」「(何時退出民進黨或停止黨權?)什麼意思,我聽不懂。」

顧立雄怒嗆記者會上發問的小記者
顧立雄怒嗆記者會上發問的小記者 (圖片擷取自聯合報網站。)

其實內社小編我看到顧立雄在開幕記者會上怒嗆小記者們也是醉了,到底是王毅還是顧立雄比較像是身處在最重視人權的民主法治國家??

有沒有?我先問你有沒有?

嚴格來說,今天記者會上的兩位小記者會被顧立雄大律師問得毫無招架之力,只能說是記者本身的訓練與準備實在差之甚遠

以顧立雄反問記者的第一段來說,記者只要接著問:: “那您覺得邀請一位曾經犯過罪,甚至被判刑坐牢的人來擔任如此具有重大特殊實質司法權力的職位是否適合??” 之類的問題也就夠了,但是記者朋友一被大聲反問就怕得把發球權給丟在地上。

然後,第二位記者也只要接著問:: “所以顧立雄,您承認自己剛才真正動怒了,那您覺得一位隨意就會動怒的心理素質,是否有資格與能力超然處理複雜無比的黨產問題??” 之類的問題也就能讓我滿足了,結果那一位記者朋友卻只是忙著打圓場。

兩位記者,你們跟大律師還差遠了。

我還想請問蔡英文大總統,在您腦海中浮現的臺灣樣貌,到底是謙卑、謙卑再謙卑,還是一個全新時代的綠色恐怖自此展開??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