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溪放天燈?別開玩笑了,純粹破壞環境衛生與自然生態,祈福個鬼!

對於天燈這種東西,我從小就一直有種莫名奇妙的抗拒啊。記得小學時參加過一次在陽明山區舉辦的童軍營,當時的大哥哥與大姊姊們就領著我們放天燈。結果飛沒多遠就整個燒起來,變成了一顆大火球 ˊ_>ˋ。

我想讓大家先瞭解一件事實,關於天燈的回收數與施放數:

平溪每年有超過三十萬盞天燈升空,當地業者推出回收天燈活動,每盞回收價五元,平均每年可回收二十萬盞,發出回收金逾百萬元。

近日又到放天燈的時節,我特別設計下面這張照片來說明我拒絕放天燈的原因,是不是一目了然?

沒錯,跟我小學那起事件沒有關係!!!(熱茶)

主要原因是當天燈被放上天空後,就變得不關任何人的事情,這讓我想到一句流行語:「射後不理」的相反「射後無法理」,這對武器系統(天燈=火球?)而言顯得相當不可靠。至於是誰會被誤傷,那真的就只能靠老天保佑了,或許說天燈比炮竹還危險也不為過。

引用 Twitter Nisemono 的一句話:「平溪放天燈:一海票人擠到某個山中小鎮製造大量垃圾的活動。」

上面這段話其實有程度上的正確性,因為我們有為的「兩個口」們(應景,請猜燈謎)已經指定「平溪」是全台唯一可合法 傾倒垃圾 施放天燈的地方,並且每年撥出一筆預算給那些回收天燈殘骸的人員。

放天燈很漂亮,所以情人們會利用天燈來表白或是求婚,帶著愛情、浪漫、歡笑、夢想與希望飛向天空;學生們會利用天燈來祈求學業,希望成績亮眼;甚至是創業者偶爾也會放個天燈來祈願。

這一切都是浪漫惹的禍吧。

不過實際上是這樣的,一群人,為了一個目的,擠在同一個地方,做著同一件事情,等於,大問題。

傳說中諸葛亮施放天燈是為了軍事通訊,如果天空飛上一堆天燈,那可能連曹操都得傻了吧。

無論是從歷史或是奇幻角度來看,施放天燈都無法實現你的夢想,妙的是大家內心其實都知道!但每年擠入的上萬民眾,才是我覺得最詭異的一點,這種近似宗教崇拜的集體意識,已經到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

或許就是為了一個「爽」字。

幾年前 NASA 曾透過網路募集簽名,將我們的名字微縮到金屬板,放在太空船上飛向宇宙(怎樣,比天燈高很多吧)。或許我們也可以參考這個做法,將大家的願望透過網路募集到後,微影到天燈的布面上,這樣只要放一只天燈就可以升上許多願望耶(熱茶)。或許再加打燈光與雷射秀,以及環境投影,也是個不錯的替代方案,反正當天燈上升超過十公尺後,大家也只能看得見一個小光點罷了。

但就似乎少了個「爽」字,不過至少清爽了嘛 ˊ_>ˋ。

話說回來,有人提到要研發新材料技術來取代現有天燈的危險性,其中一種方法是施放 LED 天燈,甚至也有商業化的成品在市場上出現。但是 LED 天燈其實更糟糕,原因有2個:

  1. 電池污染,到時候天龍國喝的水就會發電了(皮咖啾)。
  2. LED,材料本身含有鉛砷鎳等重金屬,到時人人都是鋼鐵人(相信不久後會出現類似電池回收的機制。)

另外,我們來估算一下天燈的飛行距離吧。按照天燈師傅的說法,一個天燈大約可飛行 5 到 10分鐘,取超大的 15 分鐘計好了(這邊不考慮那些自己添加燃料,想要飛更遠的情況)。接著假設風速為 40 節,一節為一海哩/小時,一海哩為1.852公里,換算下來就是每小時可飛行距離為 74.08 公里。

那麼 15 分鐘的飛行距離便可達 18.52公里。接著在參考 Google Map 後,可發現以平溪施放天燈地點為中心,向外延伸 19 公里的範圍中,涵蓋有基隆市中心、台北市政府等地,實際涵蓋範圍可參考下圖所示:

在這邊要特別說一下,雖然平溪位處山坳地形,但是從等高線圖來看,周圍山脈的高度最高為 660 公尺左右,不過依據專家說法中,天燈的飛行高度可達 1000 至 1500 公尺,已經遠遠超過山脈的海拔高度囉,要飛到台北市是不成問題的。

我最後要聲明,前面第一張組圖分別是先前關渡天燈、桃園天燈以及英國天燈的事件,與平溪天燈沒有任何直接關聯。不過即便是在平溪燒到房子、引發森林大火,甚至是燒到人,都還是有犯法之虞。

而且我相信台灣的鳥不會比英國的鳥聰明多少。

和朋友分享精彩故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