閉上眼睛談蘭嶼核廢料的酒駕犯發言人 谷辣斯

核四公投領銜人黃士修親自點名反核方臨陣脫逃,不敢出來為蘭嶼核廢辯論的總統府發言人Kolas Yotaka (谷辣斯尤達卡),她在自己臉書上說:

戒嚴時代的政府,強行在蘭嶼放置核廢料,是事實。民主化後的政府,想要把核廢料遷出蘭嶼,遭到其他縣市的反對接收,現在不能再隨便亂放,也是事實。羞辱別人不讀科學所以才不知道「輻射無害」,這是科學的傲慢。「科學」無法完全解決「社會」問題。

蘭嶼核廢料若遷出,要放在哪裡?重啟核四所產出的核廢料,要放在哪裡?

蘭嶼終將勝利,綠能取代核能。

臉書上工程師看政治粉專發布評論如下,反駁那種感覺像是需要閉上眼睛才能談蘭嶼核廢料的酒駕發言人:

我們都贊成遷出蘭嶼核廢,這件事,應該由政府來主導,一面徵求蘭嶼同意,一面推動修法,不用選址,直接把廢料放回核電廠內就好,基本上電廠儲存空間都足夠,管理也不是問題,要解決蘭嶼核廢問題,其實就這麼簡單

事實上,台電早有規劃把蘭嶼核廢搬回台灣核電廠,原能會也在2017年核准台電提議,但相關修法提案,卻在同年11月被綠委封殺,整件事情就此擱置。

到了今年4月,蔡英文撥25.5億補償金給蘭嶼族民,還說「這不代表未來可以肆無忌憚去放核廢料」,但遷出核廢這件事,她隻字不提,一步也不走。

我常說,要了解一個人,不要聽他說了什麼,要看他怎麼做。

很明顯的,蔡政府根本沒有要解決問題,她的行為,就是塞錢給蘭嶼,然後一直把核廢料擺在那裡,而且明明1996年儲存場貯滿之後,就不再有核廢料運入蘭嶼,她卻說得好像她幫蘭嶼阻止了未來的核廢料一樣。

不只如此,每當核電議題浮上檯面,他們就把蘭嶼拿來消費,賺取政治利益,就像Kolas現在做的事。

只能說,嘴上說的都是正義,實際做的都是利益。

另外,Kolas問到核四廢料要擺哪裡,那我要反問Kolas,醫療、農業、工業、與學術研究的核廢料要擺哪裡?

如果廢料是反核四的理由,那所有這些會產生核廢料的應用,是不是也該一併停下來,通通不准用?如果不能使用放射性醫療,請問要拿什麼來取代?

到底Kolas是反核廢、反核四、還是反科學?

至於「輻射無害」,它不是傲慢,而是科學的嚴謹與價值,事實上我們每天都生活在輻射之中,台鐵、高鐵、飛機、手機、微波爐等等都有輻射,輻射無處不在,只要在劑量標準值以內,就不用擔心。

如果科學無法解決社會問題,那正是因為有這些不尊重科學的人在煽動輻射恐懼。

再來,再生能源無法取代核電,因為間歇性能源無法用作基載電力,這是基本能源常識。

另外,美國認定核電就是綠能(clean energy),所以也不用勞心去找別的方式取代核電,核電即綠電。

最後,請Kolas不要喊蘭嶼勝利,她連核廢遷出都不敢推動、不敢辯論,還有什麼資格代表蘭嶼發聲?如果想幫助蘭嶼,就請腳踏實地,從頭做起,停止散佈核廢料與輻射的恐懼。

原始文章:: “工程師看政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