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人的病態崇殖文化園區 撒錢重建日據時代老舊殘骸

作者:

分類: 內社觀點

小編在臉書粉專上有感而發一句:: “一邊說要建立台灣主體性,一轉頭就什麼都模仿日本。”獲得不少認同,我們都覺得…

臺灣人的病態崇殖文化園區 撒錢重建日據時代老舊殘骸

前幾天,小編在臉書粉專上有感而發一句:: “一邊說要建立台灣主體性,一轉頭就什麼都模仿日本。“獲得不少認同。

我們都覺得現代一些台灣人的內心已經生病了,連日本人的優點都沒學到幾樣,卻成天幻想自己是個日本人多好,蓬勃爆發的病態崇殖心理都讓人不忍睹卒。

日本帝國旗
日本帝國旗

日據時代,只有短短50年時間,也就大概2代人。

前半段的第一代,是在血腥和暴力下苟活下來的人。(見下面連結文章,民進黨最愛說的288時期,也才死亡800多人而已,很多人還已經被證明是共諜)。

即使到了後半段時期,也是對當時沒錢沒勢的多數台灣人各種壓榨,甚至最後還用皇民大義,把臺灣年輕人派去戰場當炮灰。

日機密檔案: 日本佔領臺灣時期,屠殺40萬臺灣人!! 被掩蓋的臺灣日據時代歷史!!

當然了,有錢靠勢的台灣人是個例外,例如地主、聽話的商人等等,但那畢竟只是少數人,大概就跟現在的財團、政客一樣稀少,如雲端般需要仰望的存在。

例如臺灣光復後沿用的臺灣大學,在日據時代50年間,其實只招收過少少的200名臺灣人。

那麼,你覺得自己在那個年代,會是什麼身份??

你在那個年代可能就只能是一介農夫,還是個被地主欺負的小農,甚至還可能只是個連田都租不起,只能去挑糞的傢伙。這一切直到國民黨來台灣實施375減租以及耕者有其田後,才扭轉了許多人的不堪命運。

國民黨 民進黨 誰對臺灣人比較好??

跟臺灣人有著相同處境的南北韓,對於這段殖民歷史有著刻骨銘心之痛,因為他們的政府沒有隱瞞,甚至為了維護真相不被扭曲,多次跟日本政府提出抗議,例如日本政府一直在偷偷修改中小學生的課本內容,有關戰爭罪的部分 ((跟民進黨政府有87分像))。

反觀台灣人在近年民進黨政府透過文化台獨不斷洗腦下,變得好像台灣人在以前就享受著跟日本人一樣待遇似的,完全遺忘了自己祖先在日本統治下的痛苦掙扎

當日本人在欣賞風景的時候,你是在那風景裡辛苦工作提供他們欣賞的低級苦力。

當日本小孩在學校唸書的時候,你是被暴力驅趕遠離校園的那些臺灣小孩。

因為時間已經過了很久,就遺忘了自己身份,甚至自我美化的腦補起來了嗎??

你在他們眼裡永遠不是日本人,就只是個台灣人,或是後期為了好利用而給予一個皇民頭銜,而那只是一個名稱好聽點的 “外人” 而已… 因為日本人早就知道你愛錢、怕死、愛面子。

後藤新平
後藤新平

日據長官「後藤新平」掏空台灣名言: “殖民不是慈善事業” “台灣人愛錢、怕死、愛面子”

日本人對歷史建築的見解跟台灣人很不同

其實小編我去日本的次數,可能比一般人還要多一點點。甚至最近都還沒完全開放,也是跑了一趟去做工作考察。

在他們那邊旅遊時,可以看到有許多老舊建築不斷地被拆遷,並改建成更符合時代的風格,並且以人們真正需要的方向進行建設。

除了千篇一律設計的傳統民居被毫無憐惜地拆掉外,甚至連18世紀的洋式建築車站也是說拆就拆。

重點是很多地方在改建後都會改為開放空間,讓民眾可以自由運用該場域。

traffic jam scenery during night time

我從以前到現在都一再聲明,自己不是單純反對現在的日本,而是不能忘記日本人對臺灣人做過什麼。

但是很可笑的,民進黨政府主政下,遺忘的人卻是越來越多。甚至怕你沒忘記,乾脆不斷透過自我美化的歷史內容來洗腦你。

被復活的日據時代遺跡

近年來,臺灣島上有許多日據時代的殘破不堪的老舊遺跡殘骸,被政客投入大量金錢進行修復,有些可以說是根本已經是重新蓋一棟。

當中很多就是我前面提到,這些建築形式毫無保存意義的量化式建築,甚至連裡頭住的人也沒什麼重要性,卻被一些台灣人當成寶一樣。

有些政客甚至重蓋一棟都不滿足,甚至花了大量金錢跟時間拆解,從日本托運來整間木造日式屋子,再重新組裝起來,讓人完全無法理解這些政客的腦袋在想什麼。

所謂城市美感,不是在一個地方重新弄一套嶄新的復古建築就會變美,而是應該針對整個環境進行空間上的整體設計。這就是現在台灣人在搞文化園區時最大的誤區。所以才會變成一套套跟周遭完全無法融入的怪異視覺感。政客只是單純為蓋而蓋,完全沒在管你什麼協調感。

更何況,那種日式房子在日本根本已經爛大街,那麼愛是不會去日本玩個幾天還不看到飽?? 很多隨便一個民居都比現在台灣復原的 “文化建築” 更大更複雜更有價值。

而且你會覺得這些 “文化建築” 好看,也只是因爲使用了大量新建材,所以看起來漂亮有新鮮感罷了。但是那就跟你自己蓋一棟新房子一樣,毫無所謂”文化”、”歷史”的意義存在。

還是開頭那句老話 “一邊說要建立台灣主體性,一轉頭就什麼都模仿日本。“,荒誕至極。

文化園區的日據戒嚴復辟

這些被美其名的 “文化園區”,其實有許多都是日據時代裡建築形式較為低級的建築物,而且許多都已經處於毀損狀態。

然而,政府卻已經零星的到處花費了幾十億,甚至可能上百億人民納稅錢,以幾乎重建的方式裝修成為所謂 “文化園區”,並且在裡面養了一堆整天閒閒沒事做的工作人員,但實際上能帶來的觀光客卻往往淒慘無比。

甚至他們自己都知道,所以很多還完全不收門票費用,就怕你不來,完全靠人民納稅錢不斷上貢著這些毫無價值的建築。

而且像是多怕臺灣人一樣,許多空間全都被高高的圍牆給封鎖著,讓民眾完全被限制只能在規定的時間進去 “景仰”。

成天想當日本人,卻連日本人個屁毛都沒學到,就只會活在自己的想像裡。前面也提到日本人在經營這類古蹟時,會開放大量空間給民眾自由運用。

反觀我們的 “文化園區”,許多卻是讓我有種回到日據時代的戒嚴感受,像是被 “恩准” 才得以進入。

被封鎖的文化圍欄

工程建設帶來的金流才是重點

我們都很清楚,有工程建設就有金流,甚至後期維護保養以及駐地工作人員,這些都是錢,卻被浪費在毫無意義的地方,甚至可能被拿來回饋給建築公司以及親朋好友。

所以我們才會覺得這些職缺都是怎麼開的?? 為什麼我們永遠不曉得?? 好似一下子這些閒差就已經都有人佔著了… 當然了,這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不一定與事實相符。

monochrome photography of people shaking hands

反觀日本人自己呢?除了非常知名的建築以及類似古堡等重要文化遺產外,其他通通都是直接拆遷改建。再不濟也就是立個紀念碑,告知此地的過去歷史,僅此而已。

但是我們積極保護的卻只是小民小居,甚至只是一間倉庫,這些政客都當成是寶似的花錢不手軟。

那麼喜愛日本建築,是不會去當個堂堂正正的日本人嗎??

不過別忘了,日本建築形式很大部份其實也是抄襲自我國漢唐時期的樣式。而洋式建築就更不用說只是抄襲自歐洲了。

在臺灣島上,有許多弱勢群體和社會問題等待政府的解決,例如教育、醫療、貧窮、環保等等。政府應該要更加重視這些問題,投入更多的資源和精力來解決這些問題,而不是浪費人民的納稅錢在這些沒有實際價值,更多的是用來文化洗腦的的文化園區上。

BOO! 別害怕!

這裡沒有任何把戲,只有款待!
訂閱以向我們索取您的獨家政客鬼話。

我們不發垃圾郵件! 有關更多資訊,請閱讀我們的隱私政策privacy policy」。

推薦好書